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祭恶魔的眼泪-第11部分

走上回房间的路,背后出现一个声音:“姐姐,你不是说父母都死了吗?”莘蒂瞪了诺格一眼,在心里说:你不是确认过她睡着了吗?继而回头看着温蒂:“你不用知道那么多,这些事情不用你来操心,你只要保护好自己就行。我们会房间吧,我困了。”
哪怕心里觉得不爽,温蒂还是乖乖的跟着姐姐回房间,此后再也没提过这件事情。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伊丽莎白侯爵亲自送他们到黑暗森林边缘:“你们一路小心。”朝着莘蒂使了眼色,意思是:他们我就交给你了。
莘蒂回了一个充满挑衅的眼神:你还能杀了我怎么样?伊丽莎白侯爵略一偏头,坐上马车离开。
“走吧。”莘蒂身为唯一一个熟悉黑暗森林的人,走在前面给他们开路。温蒂握着姐姐的手,一路上好奇的看着四周;黛西娅跟在后面,看到黑色迷雾笼罩的森林,心里不由得一阵恐慌;拉莫在黛西娅身边陪着她;威廉远远的走在后面,奇怪的看着完全不被黑暗气息所影响的沙曼;沙曼似乎非吃然的走在队伍的最后,有时还去追逐这黑暗森林特有的一种黑紫色/蝴蝶。
不管身后是什么情况,莘蒂一边走,一边给他们说些注意事项:“越往里走,人越少,森林中间部分没有很清晰的路。部落里的人几乎不会到那么远的地方去,而外面进去的人几乎不会有命到达/中/央/地带。我们要穿过/中/央/地带,路上一定要跟紧了。不过,你要是有把握活下来,没人管你怎么走。
还有,黛西娅,沙曼,你们要是不想出去之后变得没法见人,我给你的药记得每天涂上,这里到处都是小虫子。”
“姐姐,你偏心。”温蒂撅嘴不满道,诺格在心里吐槽:大到魔兽,小到虫子,没有什么东西敢碰你吧?莘蒂安慰着:“你跟她们又不一样。”众人都以为是说温蒂小时候也在森林里生活,不怕那些东西。只有诺格知道莘蒂是什么意思。
树林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姐姐,你们终于来了。”
----
花了两天的时间打完这章,收藏还是往下掉了两个,哭死啊,作业还差很多,赶快去写作业。
Vol.113 他们又来了 依兰湘
( 一个粉色的身影从森林里窜出来,紧紧抱住黛西娅:“姐姐,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呢。ww”
莘蒂一个头两个大,望了望黛西娅相反方向的郁郁葱葱的树林:“桑哥,你打算躲到什么时候。”“不错不错。”墨渗在一棵树杈上,“进步不小啊。”
“我可以当做你是在奉承吗?”莘蒂看得出来,墨桑和露西娅关系不一般,她宁可自欺欺人的认定他们是合作关系,也不肯相信墨桑和露西娅的感情。
威廉锋利的眼神盯着墨桑:“你们怎么会在这?”
一句话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黛西娅也很好奇他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更不用说温蒂和沙曼了。『』墨桑和露西娅对视一眼,不好意思的笑笑。露西娅说:“我们……来找你们啊。”“本来只是到这边来转转,没想到这边没什么有趣的东西,只好来找你们了。”
温蒂看似无意道:“行了,我看你们是没钱回去了吧。”“哈哈哈……”除了莘蒂和威廉之外的几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大笑起来,露西娅不好意思的把头埋到墨桑的臂弯里,墨桑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一直留意着姐姐神情的温蒂看到莘蒂朝着自己甜甜的笑了一下,看到墨桑和露西娅甜蜜的时候,又悲哀的笑了。温蒂悄悄靠近莘蒂,不等她抓住莘蒂的手指,莘蒂毫不留情的拍掉了她的手,对大家说:“走吧,晚上找个安全点的地方休息。”
深夜,莘蒂和温蒂留下沙曼在帐篷里,她们姐妹俩出去狩猎了。另一边,墨桑也告别了露西娅,消失在茫茫夜幕中。其他人都去休息了,留下露西娅一个人坐在篝火旁烤火。
“露西娅,可以聊聊吗?”声音的来源居然是露西娅最不熟悉的沙曼。惊讶归惊讶,露西娅欣然接受了:“好。”
篝火发出‘噗啪’的声音,在安静的黑夜里非常明显。夜风吹拂着沙曼的声音:“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没有遭到魔兽袭击吗?”露西娅记得墨桑叮嘱过她,他和莘蒂姐妹的秘密绝对不能说出去:“我怎么会知道。”“你当然知道,我不知道分开的这两天你们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看得出来,你们已经产生了感情,对吗?”
露西娅不置可否,转过头去:“你到底想知道什么?”“只是找你聊聊而已。”相比于露西娅的狂躁,沙曼显得很淡定。
深呼吸,露西娅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是莘蒂让你来找我的吗?”沙曼依然是那么缓慢的语速:“不是,我只是很好奇,你到底以怎样的心态接受一个魔族陪在你身边。或者,你只是在利用他。”
“你想多了。”说完之后,露西娅才意识到自己回答的太快,反倒像是急于掩饰一样。沙曼微笑:“但愿是我想多了,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小心点,以免他什么时候把你吃了。莘蒂说过,墨桑曾经想……”
听她这么说,露西娅又想到了在船上的那个夜晚,指间不经意的一颤。这一幕并没有逃过沙曼的眼睛,沙曼见目的已经达到,应付了几句便离开了。
----
这章字数有点少,小湘去看电视了,啊哈哈哈。对了,终于放假了,心情大好,明天继续更新哦。
Vol.114 记忆来袭 依兰湘
( 莘蒂她们回来之后,沙曼一五一十的告诉莘蒂她跟露西娅的交谈内容。ww最后温蒂评论道:“似乎是真心呢。”
“真心也好,假意也罢,我从来就没觉得桑哥对我能有多好。呵,越来越有趣了。”莘蒂意义不明的嘲讽,让温蒂和沙曼面面相觑,“你们睡觉吧,我出去一趟。诺格。”“是,主人。”
施展魔法,温蒂和沙曼都睡着了。“主人,为什么要让沙曼去问,其实你不是都知道吗?”“是啊,桑哥并不知道米蓓的能力,否则,露西娅不会知道那么多。”莘蒂坐在帐篷开口处,享受着夜风的吹拂,“终于有东西可以威胁他了。”
“桑殿下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们会棋先一步,只能说,他把主人你想的太弱了。ww”诺格恢复原形,闭着眼睛趴在莘蒂身边。莘蒂冷笑:“应该是因为我是半人类吧,那又如何,总比他强,至少我现在过得很舒心。”狡黠的视线落在角落里,“桑哥,熙,出来吧。”
墨桑一把揪住莘蒂的衣领:“你做了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哦不,也不一定。”莘蒂轻易从墨桑手中挣脱,“给你个提醒,你不要自以为是的救她,结果只能是害她,你只要提醒她一句,不要惹到我。”
面对莘蒂趾高气扬的样子,墨桑气不打一出来,正要说什么。莘蒂打断了他:“你知道我和他的事情,但是,你记着,你威胁不到我。如果不想露西娅死,你最好老实点,差不多就赶快回去。”
“不可能!”墨桑有些发怒了,诺格和熙迅速布上隔音结界。莘蒂淡定的挥了挥手:“戒指就在这,你来拿啊。”
墨桑的指甲变得长而尖,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朝莘蒂袭取。莘蒂面前出现一个防护罩:“看吧,之前是谁说不想杀了我来着?你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戒指吗?呵呵。”
“今天我明白了两个道理:一是,爱情的力量真的很伟大;二是,无论是人类还是魔族,王室里根本不会有亲情。一直以来我都手软了,为此我诚挚的道歉,以后……走着瞧。”说完,莘蒂就带着诺格回了自己的帐篷。
熙为墨桑打抱不平:“主人,她真是不知好歹。你只不过是不想她被雪芸那个家伙害了而已。”“无所谓了,她说的也都是实话。无论如何,我不会允许她伤害露西娅。除此之外,随她便。”墨桑慢慢的走回自己和露西娅的帐篷。熙慢慢跟在后面:“你,注定无法成大事。”
第二天早上,几个人继续赶路。真的如莘蒂所说,森林中尸骸遍布,黑暗气息的笼罩下生长着黑色的草和树木。如此恐怖的景象,温蒂不由得抓紧莘蒂的胳膊。一幅莫名的画面在脑海中闪过,温蒂知道那不是莘蒂的记忆或者想法,而是她自己的记忆。
头,好痛。不行,不能倒下,可是……为什么她看到了沙曼姐担忧的样子?还有姐姐和墨桑漠不关心的神色?这是昏迷前温蒂看到的画面。
----
笔记本要被没收了,小湘还是睡觉去,明天继续,亲们晚安。
Vol.115 猎物
( “父亲,我也想跟你们去。”
是谁,是谁的声音?温蒂又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她知道,这是自己的记忆片段。
“小雅乖,等你长大了就带你去。”
说话的那个人,温蒂看不清他的面容。那个模糊的身影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同时桥姐姐的手。
她又听到自己说:“父亲偏心!”
姐姐说:“你在家里陪母亲吧。”
话语中充满得意,温蒂哑然失笑。以前的姐姐好可爱啊,现在也是那副样子该有多好。
----
“为什么要在这里休息,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对于莘蒂就地扎营的做法,墨桑异常愤怒。莘蒂也很不高兴:“我当然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温蒂的情况你又不是没看到,你让我们怎么走!愿意走,你可以带着露西娅走,早点离开我的视线!”
好吵啊,温蒂不得不睁开眼睛,有些虚弱的问道:“姐姐……能不能回答我几个问题?”
刚刚同墨桑吵完架,莘蒂还没有恢复过来,对待温蒂口气也不太好;“除了那件事情,什么都行。”“姐,姐!你为什么不能告诉我!那是我的过去!”
“没有为什么。”莘蒂话音刚落,温蒂夺门而出:“你不告诉我!我自己去找!”
这边的响动惊动了黛西娅他们,眼见莘蒂追出去,几个人瞬间解读出发生了什么事——她们又吵架了。
露西娅偷偷绕到帐篷后面,想要赶在莘蒂前面追到温蒂,不等她迈步,诺格出现在她身后:“你要去哪?”“没事。”露西娅也不是没听说过诺格,虽然他不是战斗型的,不过九阶魔兽也不会弱到哪去。想到这,露西娅只能放弃这个计划。
其他几个人都是看热闹的,由于不熟悉路,只能在原地等着,也纷纷回帐篷,休息的休息,睡觉的睡觉。沙曼照例坐在帐篷门口盯着露西娅和墨桑。
应该已经过了中午了吧。这几天他们已经完全适应了黑暗森林,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有阳光的。中央地带更是终年被黑雾笼罩,今天的黑雾异常浓烈。
已经从莘蒂那里得到详尽资料的沙曼,知道这种异常代表着什么——他们的猎物,就要来了!
‘咝咝咝’是蛇吐芯子的声音,不是什么蛇吐信子都有声音的,只有第一个进攻的蛇才会发出声音,像发布号令一样。
声音的来源是露西娅的方向,本来还在思索要怎样才能完成莘蒂交待的任务的沙曼,幽幽的笑了。这下她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为了保命,露西娅不暴露才怪!
“啊!”眼睛睁大,不可能,怎么会是黛西娅?拉莫怎么会让她出来的?比沙曼还惊讶的是露西娅,为了不暴露,她本在这里等着被蛇咬,没想到居然有人推开了她。露西娅以为是墨桑,听到叫声才发现是黛西娅。心里一阵不舒服,不知道是因为黛西娅还是墨桑,也可能是两者都有。
拉莫和威廉迅速跑出来,他们睡得太沉了,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危险系数极高的黑暗森林。放任三个女生在外面很不安全,虽然还有诺格和墨桑。诺格不是战斗型,许多危险都无法应付,至于墨桑,他们从来没有信任过他。
身为剑士的拉莫,在黑雾中也看得到模模糊糊的人影,他快速抱起黛西娅回到帐篷里。
仿佛在很远的地方亮着柔和的蓝光,光芒浮在半空,隐隐看到上面有一个人。沙曼踩在魔法阵上,腿上还缠着两只蛇,仔细看,其实是一只,只不过是两只头而已。
水刃把两个头从中间砍开,沙曼一点都不意外的看到它们分成了两条单头蛇,它们落在缓慢旋转的魔法阵上,消失在空气中。
莘蒂说过,它们虽然能分成两条蛇,但魔力也分成了两部分。两个个体的魔力都降低了一半,魔法阵凝结的魔力足以把它们化为乌有。
现在沙曼可没有心情完成任务,在自己身边设下一个防护罩,朝着黛西娅所在的方向走去。被咬了可不是闹着玩的,那种蛇是……
----
先道歉,昨天沉迷于武媚娘,没更文,小湘知错了。本来这章可以早点发的,但是……网站出了很大的意外,哭死。
Vol.116 腐蚀 依兰湘
( 浓重的黑雾仿佛包裹着全世界。
走在雾气中,哪怕有防护罩保护,沙曼仍然感觉举步维艰。那雾不是天然的,而是从哪些蛇体表散发出来的。它们附着在防护罩外层,不断对防护罩进行破坏。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沙曼终于来到黛西娅的帐篷外:“我可以进来吗?”“恩。”是拉莫的声音,听得出来他因为黛西娅受伤而感到沮丧。
“你带了光系魔石吗?”沙曼看到帐篷里只点着一根蜡烛,豆大的烛火在黑暗中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能看出来,黛西娅的伤口在腿上,而且似乎越来越深了。她已经疼晕过去。
拉莫瞪了她一眼:“我们的东西都被撒多他们拿走了,你以为我们的东西够用吗?”
本来也没对他抱什么希望,沙曼脸上也没有失望的表情:“你到我们的帐篷里去,一进门,左边的床上枕头下放着药瓶,快去,晚了黛西娅性命不保。”
最后一句话才是重听到黛西娅有生命危险,拉莫毫不犹豫的跑入迷雾中。沙曼望着他的背影,只能摇头叹息。沙曼觉得外面的事情她不用怎么担忧,墨桑会护住露西娅;看在莘蒂的份上,诺格也会想办法护住威廉;莘蒂和温蒂她们俩,只有不要命的东西才敢去惹她们吧。
“用你这种方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任务。”诺格似乎是为了缓解这种紧张的气氛。威廉继续着自己的方式:“我的魔法只能把它们冻住,你怎么不叫莘蒂回来呢?”诺格没搭理他:“露西娅,你有办法让雾气散开吗?”他知道露西娅可以召唤光龙。
白了他一眼,慢条斯理的拿出光系魔石:“打开防护罩。”露西娅没有注意到诺格脸上滑过一丝冷笑。
光系魔石散发出淡淡的微光,光芒越来越强,渐渐变得刺眼起来。这光芒化作锋利的光剑,刺破黑雾,刺穿大片蛇的身躯。借助这光芒,威廉看到黑雾中还藏匿着许许多多的蛇,这些死了的应该都是一阶二阶,不敢出现在光影中的是三阶左右的吧。
魔石周围形成一个光球,光球慢慢变大,似乎要把露西娅保护在里面。黑雾中射出一道黑红色,光球被直接打散。又是几道黑红色/射出来,露西娅左躲右闪,艰难的躲开这些不知名的‘炸弹’。
她还是没能躲开,就在她感觉没有了的时候,背后又射来一个,正中手臂。光系魔石掉在地上,碎了。
露西娅痛苦的捂着受伤的手臂,极度的疼痛让她难以走路,不得不坐在地上。低头一看,手臂上一块椭圆形的皮肤消失的无影无踪,黑红色的东西像沸腾的水一样,在她的皮肤下面冒着泡,鲜血四溅。
“你受伤了?”是墨桑的声音,接着,露西娅就感觉到自己躺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立刻不高兴起来:“你去哪儿了?”“刚才我感觉到‘他’的魔力,就过,对不起,我不应该离开你的。”墨桑把露西娅的手臂拿起来,仔细观察,“我们去找威廉帮忙吧。”
后一句话,露西娅完全没听到,她也像黛西娅一样晕厥了。
----
追完剧小湘会老老实实更文的……
Vol.117 她也受伤了 依兰湘
( 安顿好露西娅,诺格、威廉、墨桑三个人继续对付那群蛇。说是三个人,其实也就威廉自己,诺格擅长战斗魔法,至于墨桑……他也像露西娅一样怕暴露身份。
无数黑红色的腐蚀液射过来,腐蚀着防护罩。诺格觉得很意外,这里的蛇居然这么多。他们所带的唯一的光系魔石在高阶蛇面前碎了一地,如果在无法让这些人类看清猎物的所在,怕是他们所有人都会死在这。
防护罩外侧闪烁着若隐若现的光斑,起初星星点点,而后迅速增大,防护罩也渐渐扩大。‘砰’的一声,防护罩碎了,光似乎也消失不见,浓缩成一个小球体,迅速上升,在黑雾中留下一道轨迹。
奇怪的是,那群蛇停止射击腐蚀液,借着那光,看得清不远处蛇群畏惧的眼神。小球突然爆裂,光明霎时间充满了整个空间。不只是威廉,在为黛西娅处理伤口的沙曼和拉莫也掩盖不住脸上的震惊。墨桑眼神一暗,真的是小看他们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拉莫,沙曼刚刚告诉他杀死蛇的办法。接下来,只要他按照沙曼说的做就好了。
森林里的莘蒂和温蒂对这边发生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黑雾完全不影响她们的视觉,莘蒂追着温蒂跑到森林深处。
“温蒂,你回来!”尽管跑了这么长时间,莘蒂依然不觉得累,温蒂就不一样了,虽然脸上看不出来,但她已经跑不动了。
嘴上依然不肯妥协:“你不告诉我,为什么我不能自己去找?姐姐,你是怕我承受不了吗?我可以承受的,姐姐,我求你,告诉我好不好。”
得到的是直截了当的回答:“不好。”话音刚落,莘蒂感觉到身边的空气不对劲,原地形成旋风刃。莘蒂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抬头看向温蒂,莘蒂知道是她干的,什么也没说。
也许觉得困住了莘蒂,温蒂正要开溜,黑红色的腐蚀液从树林中射出。温蒂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的看着它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小心!”扑到温蒂身上,腐蚀液打在莘蒂的左肩上,顿时变得血肉模糊。温蒂看到那只蛇朝她们移动过来,尖叫一声:“姐姐!”莘蒂翻了个身,飞到半空的蛇,整个身体挂在尖尖的指甲上。
“姐姐,慢”温蒂小心地把莘蒂扶起来,“姐姐,对不起,我害你受伤了。”“没事。”莘蒂把已经死了的蛇扔过来,“吃了吧,皮留下。”“哦。”温蒂也不推脱,抓起蛇的尸体,贪婪的吮吸还未凝固的鲜血。
微笑着看温蒂吃完,莘蒂说:“记忆自己去找可以,但是,我不允许你离开我的视线范围。”温蒂乖乖点点头。
----
从现在开始小湘可以按时每天更文了,啊哈哈哈……
有了刚才的事情,莘蒂也开始担心伙伴们的安危:“我们该回去了。”温蒂扶起简单处理完伤口的莘蒂,刚站起来。‘轰隆隆’地面一阵剧烈的颤动,她们又摔倒了:“姐姐,没事吧?”
“没事。”莘蒂四周看了一圈,把视线定格在树木大面积倒塌的方向,“看来沙曼做得不错,我们回去吧。”
Vol.118 内讧?
( 囧,的问题,小湘相信亲们能看懂。
----
黑暗森林中短暂的光明几乎耗尽了诺格的全部魔力,在黛西娅的‘提醒’下,露西娅不得不召唤出光龙。
蛇隐匿在黑雾中,黑雾是它们的藏身之所,它们体表散发出的黑雾方便它们进行偷袭,同样也能帮助它们在体内形成腐蚀液。而光,特别是温暖的光,让它们无法形成腐蚀液,只能束手就擒。
飞溅的鲜血染红了森林的一角,在这黑暗森林中,这种事情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上演。在这里,捡回一条命就是天大的好事了。黑暗森林,唯有强者才能生存。
面对周围难以忽视的美味,墨桑冷静的停止呼吸,和其他人一样坐在地上休息。利箭划破空气,朝露西娅飞去,墨桑一推,箭穿透了一棵一人粗的树。
“什么人?”拉莫抓起剑,充满戒备的盯着箭射来的方向。
莘蒂左手握着弓,血从肩膀上滴下来,落到白色的弓上,最后一滴一滴的落到地面。威廉走过去:“你没事吧?”莘蒂白了他一眼:“死不了。”继而看着露西娅,“你不想说什么吗?”
“说什么?”露西娅右手扶着光龙站起来,“你也受伤了,而且似乎比我还重,你该不会打算在这里决斗吧?”
光龙脚下浮现出深粉色的魔法阵,众人一时间没想起来那熟悉的图案,最先想起来的黛西娅:“是你?”
露西娅很诚实的说:“没错,是我。”“这么说,拍卖会,船上,前几天的偶遇,都是你安排的?”威廉一直站在莘蒂身边。露西娅一点都没有隐瞒:“你现在才知道,太晚了吧?”
深粉色的魔法阵出现在露西娅脚下,魔法书浮现出来,狂风肆虐,书页翻动:“炎龙。”魔法书闪过一道白芒,一只全身火红色的龙飞出来,落在露西娅不远处。
莘蒂嘴角一弯,右臂平举,炎龙和露西娅之间长出一棵赤惜,莘蒂往右挪了挪,炎龙也跟着她移动。这下子,炎龙身上的火焰点燃了赤惜,橙红色的果实爆裂,露西娅来不及躲避,透明的刺一个不落的打在她身上。
莘蒂坐在地上,淡漠的眼神充斥着高傲的意味,也许她天生就给人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一会儿离你很近,一会儿又离你很远。
露西娅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似乎要继续召唤魔龙。她左臂上被腐蚀的伤口还在,经过刚才的爆炸,那层薄冰已经不见了。加上爆炸所带来的伤害,她实在站不住,再次趴倒在地上。
墨桑想要把她扶起来,不等他接近,露西娅身/下又出现了魔法阵。这次的魔法阵与刚才不同,刚才是深粉色,现在的魔法阵是深黑色,黑色的魔文上隐隐闪烁着深粉色。魔法阵中的露西娅,粉色长发向上飞起来,后半个裙摆也朝上飞,脸色惨白,面部表情煞是痛苦。
除了墨桑和莘蒂,其他人都感觉呼吸困难。黑色的光障从魔文上升起,直到天际。露西娅喃喃着听不懂的语言,墨桑和莘蒂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墨桑也顾不得什么暴露与否的问题,集中精力施展傀儡术。
闭上眼睛,仿佛与外界分隔两地,墨桑只看到了漫无边际的黑暗。他努力集中精力,看到了,看到了,一点深粉色在黑暗中闪耀。
一只手伸出来,触碰到那点深粉色的时候漾起了层层涟漪。那是因为露西娅的内心在反抗,应该说,是她将要召唤出的东西在反抗。
让他惊讶的是,深粉色中为什么会有绿色?那绿色一瞬见就消失了,他几乎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墨桑知道,那不是错觉,一定是露西娅出了什么问题。
那只手一点一点的握住深粉色,直到它完全抓住,并且深粉色变成了黑色。
光障消失,露西娅双眼无神的看着墨桑,与此同时,粉色的头发也化作满头白色。
“魔力消耗过度吗?”黛西娅窝在拉莫怀里,嘴上这么说,她恐怕短时间内都不敢靠近露西娅了。
不知道哪里又飘来一股魔力,莘蒂变得异常兴奋。
----
今天更新晚了点,看动漫去了。呵呵呵……
Vol.119 一个女子
( 墨桑明显也感觉到了,怀里抱着露西娅,回头看了莘蒂一眼。莘蒂说:“不要跟我抢。”说完,她的背影已经消失在森林中了。
熙嘲笑诺格到:“你真的是要被抛弃了。”黛西娅他们看不到隐身中的熙,他们只看到空气在说话,好在,两个男生还有点贵族气质,没有表现出惊讶的样子,只有黛西娅左看右看。墨桑知道赶上去无望,开口给他们解释道:“这是我的魔兽,熙。”
熙似乎有些愧疚的现出真身,映入眼帘的全身紫色,耳朵尖而后挺,后腿似乎比前腿略长的东西,四肢都裹着细密的鳞片,看起来导师威风凛凛的样子。不过,似乎只是七阶,还不能变成丨人形。
森林中,莘蒂循着那股魔力飞掠而去,在树上行走对她而言也是如平地一般。她周围的黑魔法气息越来越浓郁,最后,莘蒂看到一个女子跪坐在一个树洞前。树洞中散发出强烈的黑暗气息,旁边的植物也明显跟森林别处的植物有差异。
女子全身赤/裸,妖娆的红色长发包裹着/裸/露的身体,其中有一缕颜色明显较深,凭添了恐怖的气息。当她抬起头的时候,头发一动,露出那双楚楚可怜的眼睛,眼睛和纳滤异色的头发一样,都是深红色。
莘蒂只好感叹自己错过了机会,不过想来这家伙刚来人界不久,应该还没适应才对。否则,她为什么要把自己打扮的想个野人一样?
莘蒂自认为自己在语言方面真的没什么天赋,她的天赋只是用在讽刺人上面了,这还真是要感谢那些巴不得她早点死的人。因此,她也懒得跟眼前的‘人’废话,直接动手。
蔷薇藤从女子脚下长出,女子看也不看一眼,幽幽道:“区区人类,也想与我契约?”凉凉的目光从上到下扫视着莘蒂,“何况还全身都是伤口。”
这孤傲的女子身边升起一团黑雾,蔷薇藤迅速被吞噬,也变成了黑雾,消失了。
莘蒂没有笑容:“我就知道我的感觉没错。”身下展开黑魔法阵,天黑了下来,黑云形成一个大漩涡,就笼罩在那女子的头顶。
几道闪电劈下来,女子被笼罩在一片白光之中。闪电打在地上,烟雾腾空而起,空气中飘荡着血腥味。烟雾散去,女子趴倒在地上,身上尽是伤痕,不过还没有莘蒂被温蒂伤的重。莘蒂只能感慨,不知道是她下手太轻还是久久不练习黑魔法,亦或者温蒂恨意太浓?
很快莘蒂就打消了最后的疑虑,她不想把温蒂想象的城府太深。
就在她走神的功夫,一道风刃袭来,莘蒂险险避开,飘逸的长发却被削去了一半。怒火攻心的莘蒂,也不打算手下留情了,就算不能契约这家伙,也要杀了她!
从空间戒指中取出匕首,招数也从刚刚的伤不致命变成了刀刀刺向要害!当她孤身一人的时候,理智什么的都已经消失的很彻底了!女子身上飘来的血腥味简直就是兴奋剂!
莘蒂最擅长的就是魔武并用,两面夹击。正面纠缠着女子让她无法脱身,背后两条藤蔓已经悄然伸出地面……
----
昨天路由器不好使了,没更文,很抱歉。
Vol.120
( 就在莘蒂以为自己能赢的时候,女子身上冒出两道风刃,藤蔓被连根削去,地面留下两个弯月形的大坑。
“就凭你?”女子冷笑,“你以为你能赢吗?需不需要我给你普及一下知识?”
莘蒂身上的伤口已经裂开,鲜血不断地往外流。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忘记了什么,她已经受伤了。而她莘蒂武技上重要的优势之一就是速度,这么严重的伤对她的发挥自然是有影响的。
不过,莘蒂就是莘蒂,在她眼里,尊严比命还重要:“普及知识就不用了,我自认为已经够了解你了,不就是……变异?还是杂交?”
女子应该也是怒了,黑雾往莘蒂所在的方向蔓延过来,莘蒂踮脚一跃,跳到树上去了。女子背后展开一对翅膀,也跟了上来。莘蒂轻笑:“这是夜寒兽的翅膀吧?想不到想我这样的混血儿在魔兽中也不少见。对了,在树林中张开翅膀可是很容易受伤的。”
“你……是什么人?”女子收起翅膀,靠风系魔法浮在半空。莘蒂不再伪装可爱的笑容:“你迟早会知道的。”
女子再笨也知道,莘蒂就是在暗示她根本不可能脱离莘蒂的手掌心。女子也冷傲不比莘蒂逊色多少:“你若是告诉我你是谁,我也许还能考虑考虑。”语毕,黑色旋风袭向莘蒂。
莘蒂露出手指上的戒指,旋风尽数被空间戒指吸收:“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女子眼中没有丝毫恐慌,但是那种孤傲有了收敛。她自知自己不是对手,那个戒指,自己的所有魔法会全部被吸收的。
乖顺的单膝跪地:“见过主人。”莘蒂什么也没说,从树上跳下去。莘蒂念了一段咒语,两个人身下出现白色的魔法阵,两人各注入一滴血液,血液落在魔法阵上,魔阵瞬间变成血红色。
白光照亮黑暗森林,这就意味着契约成功了。莘蒂一只手附在女子的额头上:“从今以后,你的名字就叫:菲。”“是。”菲答应完,脑海中出现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影子逐渐变得清晰起来,那居然是一套衣服。
那是一套哥特系洛丽塔礼服,莘蒂想来想去,觉得也就这套衣服比较适合菲的气质。对菲而言,她的第一件衣服可不能随便。
黑雾环绕着菲的全身,雾气散去,礼服穿在身上。“多谢主人,”菲担忧的看了一眼莘蒂背后的森林,“主人,他们不会看出什么吗?”“本来也没打算让你穿着这个。”莘蒂在脑海中想着艾威尔魔法学院的校服,“穿这个吧。”
身体前倾,菲连忙扶住:“主人,主人。”莘蒂挣扎了一下,眼睛最终还是闭上了,陷入昏迷。
诺格知道这一变故,跳起来就要往森林里跑,被温蒂拉住:“姐姐怎么了?”威廉他们也是一脸担忧,诺格刚要解释,心底传来这样的声音:“你不必过来,我可以带着主人去找你们。”
----
终于更完了,看电视去。
Vol.121 看好戏
( 莘蒂只觉得自己身处一个虚无的黑暗空间里,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躺在空气上。
等她有知觉,感觉到自己好像躺在一个软绵绵的/床/上,她知道他们已经离开森林了。睁开眼睛,眼前一片迷蒙。大约过了好几秒钟,她才看清周围的一切事物。
身旁大大的落地窗,朝阳刚刚爬上窗口,大片朝霞占据着视野,让人的心情瞬间大好起来⌒细看看周围的环境,原来是进入森林之前,在伊丽莎白侯爵别墅的时候住的。
菲爬在床边睡着了,阳光在她脸上留下一片阴影,看起来美极了。莘蒂伸出手抚摸着她长长的头发。
“主人,你醒了?”诺格端进来一杯纯正的血液,莘蒂接过来:“是伊丽莎白侯爵给的?”“恩。”诺格眸中带笑扫了一眼菲,“这几天晚上都是她陪着你。”
“我睡了几天了?”杯里的血被莘蒂一饮而尽,“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你睡了三天了,主人。这几天都挺平静的。假期还没有结束,伊丽莎白侯爵要带着黛西娅和露西娅回家,顺便邀请我们一起坐他的船。”诺格半跪在地,双手端着盛放杯子的盘子。
莘蒂把杯子放回盘中:“我知道了。拉莫和威廉不打算回家吗?”“他们也确实打算回家,和黛西娅他们同路。”诺格端着盘子稳稳地站起来,杯盘相碰的‘叮当’声惊醒了菲。
菲也插了一句:“主人,桑殿下似乎和伊丽莎白侯爵起了冲突。”诺格会意的笑了:“现在过去也许赶得及看整场好戏。”
莘蒂自然知道莫桑和伊丽莎白侯爵之间会发生什么冲突,无非是因为露西娅。她坐在伊丽莎白侯爵书房外面的一棵树上,她刚好能透过窗户看到屋里的人,而伊丽莎白侯爵、露西娅、墨桑以及熙都看不到她。
露西娅的声音传来:“我不想跟你回去,自从被你赶出来之后,母亲为了保护我失去了双腿,她现在需要照顾。”
“那不是我的本意,你应该知道!”伊丽莎白侯爵怒不可揭,“我也不想事情变成这样!”“她叫斯提卡纳对吗?我母亲只是一个影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露西娅面对伊丽莎白侯爵的时候,就失去了冷静。
伊丽莎白侯爵看了一眼墨桑,对露西娅说:“不管怎么样,你别想跟他走!”“为什么?!”露西娅完全无法冷静,“你有什么权利限制我?!你凭什么管我。”
伊丽莎白侯爵也说不出什么,从露西娅她们母女被赶出去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恩断义绝了。莘蒂一直注意着墨桑的表情,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拉着露西娅的手,明显已经证明了一切。
不过可惜,就算是过了伊丽莎白侯爵那一关,他们也注定不会在一起。要怪只怪,露西娅早已惹上莘蒂了。他们注定只能做来世夫妻。
门开了,黛西娅看起来是一路跑来,袖口飞起:“露西娅,听话,跟我们回家吧。”
----
明晚继续哦。
Vol.122 血蔷薇
( “我不会回去的,反正那里又不是我的家。”露西娅赌气似得嘟着嘴,墨桑/宠/溺的捏了捏她气鼓鼓的脸蛋,侧身的时候,给黛西娅使了个眼色。
黛西娅会意道:“不回去就不回去,要不要出去转转?你们俩天天腻在一起,我还想跟露西娅交流交流感情呢。”
墨桑和熙以及窗外的诺格集体石化,伊丽莎白侯爵也是一愣,随即道:“你们先去玩吧,注意安全。”黛西娅冲自己的父亲一笑,拉着一脸茫然的露西娅跑掉了。
不等墨桑开口,伊丽莎白侯爵说:“你打算……带她回魔界吗?”“人类无法在魔界生存,魔族也无法在人界长久生存,这个道理你应该清楚。”墨桑笑了,那笑容显得十分苦涩,“否则父王怎么能被你们英明的国王陛下那么轻易地杀了。”
“我只关心你打算怎么做!”伊丽莎白侯爵危险的眯了眯眼睛,墨桑就当做没看见一样:“你不用管,反正你早就不认她了,管那么多干什么?”
伊丽莎白侯爵陷入沉默,墨桑冷冷的:“告辞。”转身就走,熙紧随其后。
外面的天气很好,阳光温暖,清风吹拂,这样美妙的天气只会让人想做一件事——睡觉。
菲无语的看着靠在树杈上睡着的莘蒂,这也睡得太快了点!莘蒂最近并没有喝过多少血液,加上之前在学院里,常年血液滋养不足,贪睡很正常。何况,莘蒂本身就有一个奇葩的弱点:贪睡。
相比于刚刚契约不久的菲,诺格就沉稳许多,他轻轻抱起莘蒂,从树上跳下来。又抱着她回到屋子里,期间遇到了几个侍女,诺格对她们的八卦之声充耳不闻。菲一直默默跟在后面。
把莘蒂放在/床/上,诺格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枚红色的花瓣,放在莘蒂口中。
菲悄声问道:“那是什么?你哪来的?”“主人空间戒指里的啊,你也可以打开的。对了,这几天你是不是对主人的各种事情了解的差不多了?”
菲刚要开口,突然间地动山摇!两个人没有做好准备,都倒在地上。地面裂开,带刺的藤蔓破土而出。靠近莘蒂床铺的藤蔓彼此编织,形成一个摇篮一样的造型,藤上开出了几朵妖艳的血红色/蔷薇。莘蒂像是睡在蔷薇花中一样。
诺格下意识的和菲心里沟通:“别靠近蔷薇藤,特别是别别被藤蔓上的刺刺出血来。”“那是什么?”菲小声问。诺格眉头紧锁,一个字一个字的突出三个字:“血、蔷、薇。”
如果以为木系魔法师只能用藤蔓就大错特错,先不说菲藤蔓类植物的其他用处。光是各种蔷薇花就有许多其他魔法。血红色的蔷薇简称血蔷薇,又叫吸血蔷薇,能吸干敌人的血液,储存在花瓣里。那些血液能在花瓣中保持最鲜美的状态,对魔族和血族益处多多。血蔷薇的最大弱点就是不分敌我,除了莘蒂它不会伤害,诺格也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6.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