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祭恶魔的眼泪-第3部分


“没什么。”沙曼依然坐在距离温蒂不远,离水晶屏不近的地方。细碎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酒红色的眼眸里透着不明的意味。
Vol.25 过敏
( 莘蒂坐在一棵果树上,根据她的猜测,目前出口应该在城堡内部,确切的说,现在的出口还处在城堡内部的隐身状态。『』
经过了这么多次考试,莘蒂都已经找到了规律。高年级会被传送到离还没启动的门很近的地方,而且门的样子在不同年级也有区别。二年级时的出口是很清晰,而且比较缓慢的;三年级时有那么一点点模糊,移动速度中等;四年级的出口若隐若现,移动速度略快。以此类推,五年级就是基本看不见,移动速度快;六年级就是彻底隐身,移动速度很快。而且,考试时间是门在全场运动一周的时间。也就是说,如果坐原地等,从出口出来只有一次机会。对莘蒂来讲,一次机会足够。在门还没过来之前,有些事情要解决一下。
“我们又见面了,莘蒂。『』”是安娜的声音。莘蒂从树上看下去,两道视线在空中相遇。比起安娜的一脸得意和挑衅,莘蒂很淡定的从树上摘下一个苹果吃,地上长出的朝颜花顺着莘蒂坐的那棵树一路盘旋而上。绕着另一个苹果盘成一个圈,接着把苹果拉下来,送到安娜手里。
握住苹果,安娜惊恐的问;“你、你没给我下毒吧?”“你猜。”莘蒂依然是云淡风轻的口气,“对了,你对桦树花粉过敏吧。”看到莘蒂的样子,安娜小心的吃了一口苹果,听到莘蒂发问,又戒备起来:“你怎么知道。”
“一个偶然而已。”莘蒂吃完了苹果,将果核扔到地上,在魔法的作用下很快又有一棵新的果树长起来。等安娜吃的差不多了,莘蒂再次开口:“你知道吗?水果如果用得好也一样可以杀人。”
安娜这才反应过来,惊慌地看着莘蒂:“你说什么?”“你以前没吃过苹果吧。”莘蒂站在树梢上看着远方,“而且你也不知道对桦树花粉过敏的人对苹果过敏。”停了停,莘蒂转过身看着安娜,“说实话,如果不是不想给希尔添麻烦,我那天就可以直接杀了你。”虽然那天莘蒂已经摇摇欲坠,但是杀了安娜的力气还是有的。不过,安娜的血一旦洒出来,恐怕温蒂就忍不住了。当然,莘蒂有意略去了这段。
“你以为外面的人会不知道吗?”安娜坐在地上,表情煞是痛苦,这时的莘蒂已经不看她了:“你以为诺格在外面是干什么?用时间系的魔法减慢时间,外面的人最多能看到我请你吃苹果。”莘蒂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一脸嘲弄,“大小姐,只能说你不幸,过敏么,天生的。”
此后两个人不再多话,远远地,莘蒂感觉到出口的魔力波动。拉起坐在地上的安娜,当出口来到面前的那一刻,两个人一起冲出去。
看到她们出来,温蒂高兴地朝莘蒂挥挥手,正准备说什么,突然安娜倒在地上。立刻有治愈系的导师把她送到医务室,莘蒂知道学校的惯例是把伤患送去医务室,而不是就地治疗。这么一来,安娜必死无疑。
黛西娅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莘蒂,她知道莘蒂一定会对安娜下手,莘蒂像王族一样不允许别人践踏她的尊严。莘蒂对贵族下手从来都不会留情,比如她三年级时杀的那个四年级的学长。
----
天好热,小湘恨不得到冰箱里去。
Vol.26 酒坊
( 莘蒂出来时,拉莫已经出来一阵子了,他双手抱胸,表情阴暗的坐在一边,想来刚才的一战也不容易。『』威廉还在考试中。
威廉的考场在一个酒坊里,透过水晶屏,莘蒂看到了地面被冰封的酒坊。冰面非常平整,已经接近完全透明。这时,一个五年级的学生冲进来,华丽丽的摔倒在冰面上。
坐在一个侧放的酒桶上的威廉,双腿自然地悬空,样子非常悠闲。刚进来的那个可怜的同学,看到威廉的一瞬间,快速凝聚魔力。天花板上有云聚集,雨从‘天’而降,堆着酒桶的架子上出现了一个个小洞,原来是酸雨。威廉不断地跳跃闪避,酸雨打在皮肤上的滋味,他一点都不想体验。乌云一直追随着他,而威廉的身影却消失在了水晶屏里,不见了。
那个同学并没有停止使用魔法,酸雨依然下着,地上的冰也多出了一个个小洞。『』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很冷,地面再次恢复成平整的冰面,这次的冰要厚很多,那个同学的脚直接被冰封了。当事人却毫不在意被冰冻的脚,对终于肯在阁楼的出口露脸的威廉说:“不错,威廉·玻利维亚斯。不过,我不会输的哦。好歹我也是堂堂大王子殿下,如果不能在六年之内毕业,岂不惹人笑话?我一定要超过那个女人,而且……”
听他这么说,莘蒂才知道原来那个人是大王子殿下——凯恩·杰斯华。在莘蒂看来,目前这个人要当王位的继承人还有些勉强:“原来他是大王子,现在继承王位恐怕为时过早。聪明的人应该吸收威廉的冰属性,这样他就可以制造冰雹了。”黛西娅有些无语:“吸收他人属性,短时间内魔法可以变得很强,但是大多数都两败俱伤。”莘蒂摇摇头:“不是大多数,是一定,即便当场没有体现出来,吸收者迟早会感到不适,这个时候非常容易走火入魔。”
听着她们的谈论,温蒂的心里一阵恐惧,这样的话题为什么在她们嘴里说出来有种很轻松的感觉?
这边莘蒂和黛西娅正在讨论战况,那边战斗仍在继续。凯恩一挥手,酸雨已经进去了阁楼里,威廉仍然躲在阁楼里不出来,不知道他在干什么。突然‘咔嚓’一声,楼板断裂的声音。威廉一拳打碎了阁楼的楼板跳下来,原本紧跟其后的酸雨直接从阁楼下掠过,朝威廉冲过来。威廉一只脚在酒架上点了一下,躲开了酸雨的前后夹击。
威廉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酸雨腐蚀了一部分,皮肤上也有伤口,看起来这一仗是意外的吃力,然而威廉的嘴角却不自觉的翘起。落地之后,威廉立刻双手击打地面,一个冰蓝色的六芒星阵从脚下浮现。同时,他的头顶也出现了一个冰蓝色的六芒星阵。
温蒂问:“他是什么时候画得魔法阵?”“地面上的那个不用费时间画,头顶上的那个应该是他之前在阁楼里画的。”看到温蒂依然懵懂的样子,莘蒂摸了摸她的头发,“这是一年级的课程,我也解释不清楚,到时候听导师讲吧。”
怎么可能是一年级的?黛西娅心想。这明明是二年级的课程好吗?莘蒂的记忆力实在是有些让人担心。
----
明天小湘出门,可能就不能更新了,先更一章,如果近几天都没更的话,小湘回来的时候会补回来。
Vol.27 不能输
( 水晶屏里,威廉和凯恩依然战斗着。『』冰蓝色的魔法阵在威廉头顶旋转,迅速扩大。魔兽牙齿一般尖锐的冰块成片成片的从魔法阵里冒出,然后砸向地面。一时间,酒架断裂无数,酒桶滚落,美酒流出来。地面亦被冰块砸出一个个大坑,本来好好的酒坊,很快变得像废墟一样。
凯恩也不甘示弱,他在躲避冰块的同时凝聚魔力,酸雨下得更猛了。混合了酸的酒,再被冰冻一下,不知是什么味道。
威廉知道这个魔法——冰舞魔晶,很消耗魔力,当酒坊被砸的破破烂烂之后,就收起了魔法阵。酒坊内一股寒流飘过,连酸雨也被冻成了冰块。凯恩似乎魔力消耗过度,酸雨变小了一些,依然在下着。酸雨结成的冰块从半空落下,像散落的珍珠一般。也许是魔力消耗过度,凯恩走了几步便狼狈的摔倒了,威廉趁机凝聚魔力,想把凯恩冰封。『』
莘蒂眼里闪过一丝什么,它消失的太快了,黛西娅没能抓住,甚至以为是错觉。只听到莘蒂说:“你们有没有发现,酸雨一直在下。”“主人是说?”诺格挑眉问,其实他根本都不用问,莘蒂想的他都知道。
对于温蒂和沙曼而言,她们根本看不明白。拉莫正在想着自己刚才的战斗,因此现在脑筋还在转动的只有黛西娅:“是凯恩给威廉设了个局,是吗?”“嗯。”莘蒂解释道,“如果你细致观察就会发现,威廉和凯恩的实力相差不多,刚才凯恩的魔力消耗过度是装的。至于摔倒,是在冰面上滑倒而已,他假装是魔力耗尽。”
莘蒂接着说:“其实不管什么时候的战斗都一样,不只是实力就能定胜负的,这要求有压倒性的实力差距。大多数时候胜利需要的是运气和智慧,以及不怕死的精神,一年级小孩就喜欢在士气上压倒别人,这比靠实力赢得人更蠢。”温蒂和沙曼对视一眼,同时说:“受教了。”
黛西娅看她们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由得抿嘴笑了起来。莘蒂没有搭理她们,继续看着水晶屏里的影像。威廉使用冰舞魔晶之后,魔力真的已经所剩无几,即便他最大限度的凝聚魔力,冰封的速度依旧比较慢。凯恩在无人发觉的情况下弯了弯嘴角,他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
尽管凯恩身上的冰块在一寸一寸的把他冰封起来,但只要他没有被完全冰封就还有返还的机会。冰块已经蔓延到他的背部,只有脊椎附近的地方还露在外面。凯恩一拳打碎自己的头附近的冰块,同时,酸雨乌云从威廉头上聚集。
此时的威廉,已经没有多余的魔力为自己造一个魔法盾,由于魔力的消耗,也没有多余的体力躲开酸雨的侵蚀,他现在连站着都很勉强。凯恩嘴角的笑意更浓了:“看起来你还需要继续学习学习。”酸雨凝成一个大大的水泡,凯恩一挥手,水泡朝威廉打去。
想想初见时莘蒂那不屑一顾的面孔,威廉知道自己不能输,否则,莘蒂会更看不起他。
一个巨大的冰剑穿透了酸雨形成的水泡,直直朝后面的凯恩射去。凯恩轻轻一躲,冰剑插到他身后的墙壁里。凯恩似乎失去了耐心,双手附着上两个酸雨水泡,挥拳朝威廉打去。
----
今天又能更新了,昨天那章就送给大家了。
Vol.28 结果
( 威廉双手举起,十指张开,要张开一个魔法盾。ww然而,他的魔力不允许他这样做,不等凯恩接近,他已经双腿一软。踉跄一下,他还是站了起来。
凯恩已经近在眼前,一拳打过来,威廉朝后倒去。
莘蒂不屑道:“其实他本来还有赢得希望,但是面对王族,他始终不太敢下手,如果最开始他没有用冰舞魔晶而是用冰碎苍穹就好了。”“额,无论如何他都是臣子,怎么也不能把大王子往死里打吧。”说话的居然是拉莫。
“你们对王族真是忠心,可是你看到大王子有手下留情吗?他们一出手就没打算让别人有翻盘的机会,不然说出去多伤面子。你们的命,也就值王族的面子而已。”
温蒂却说:“莘蒂姐,大王子要保全王族的尊严有何不可?”莘蒂一看到温蒂又跟她唱反调就来气,好不容易将心里的气压抑了下去:“已经结束了,他们打完了。ww”
威廉没有倒在冰凉的地上,在他倒下的一瞬间仿佛穿透了什么,眼前的世界立刻变了个样。他是从休息室的天花板上落下的,拉莫正要去接住他,一个绿色的藤蔓先一步捆住了威廉的腰,将他慢慢放到地上。
真是个令人意外的结果,输了的威廉通过了考试,而赢了的凯恩却没通过考试,这就是运气的问题。
不等威廉对莘蒂说出个‘谢’字,莘蒂开口:“虽然你出来了,但是我会跟希尔说,让你在五年级留守。凯恩晋级。”一听这话,威廉不爽了:“凭什么?!”拉莫笑嘻嘻的说:“你的战场在酒坊是你的幸运,遇到大王子是你的不幸,从考场内出来是你的幸运,让莘蒂看到你的比赛是你的不幸。”
莘蒂脸色一暗,诺格和威廉不约而同的瞪了拉莫一眼。这时,所有的水晶屏都消失了,只剩下一个水晶屏上映出希尔的影像:“明天继续第二场考试,同学们今天好好休息。”
沙曼从地上站起来,莘蒂如她所料的说了一句:“你们先回去吧,黛西娅帮我买份晚餐,我先去校长室了。”“知道了。”
等莘蒂和诺格独自拐上一条路的时候,诺格问:“主人,你为什么要插一脚,威廉会生气,大王子也不会领情。”“我不需要他领情,本来也……”莘蒂说到这,感觉到什么,看到诺格朝她眨了眨眼睛,莘蒂心神了然。
“弗盖特学长,不知道的以为你喜欢跟踪呢。”莘蒂依然看着路消失的方向,尽头便是教学楼。弗盖特满含笑意的说:“你的确很厉害,居然如此不留痕迹的杀了安娜·安东尼奥,她可是安东尼奥伯爵的独女,你打算怎么收场?”“跟你有什么关系?”停了停,“我又没想杀了她,谁知道她对苹果过敏。”
弗盖特嗤笑:“你这么说,就是证明安娜确实是你故意杀了的。不过,我不会说出去的,谁让我也和安娜有仇呢?”莘蒂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那最好,我不怕你说出去,反震跟我们很快就要离开了,等我们回来,你说出去也没有用了。”
---
今天出去玩,只有一更
Vol.29 同意 依兰湘
( 看着弗盖特的身影远去,诺格想到刚才弗盖特的问题,决定才确定一遍莘蒂的答案:“主人,你到底要怎么处理?”“你不是知道吗?”莘蒂看了他一眼,这家伙什么时候居然会心软了。ww
“可是,主人,安娜的父亲毕竟是伯爵,我们恐怕……”诺格一脸讨好的笑,希望自己说的莘蒂能引起注意。莘蒂却不买他的帐:“恐怕什么?你觉得我会怕吗?反正我们也没多长时间可待了。”“主人,你已经决定了?”诺格脸上浮现出惊喜的表情。
“我不知道。”莘蒂的话无疑给诺格泼了一盆冷水。看诺格那么高兴,莘蒂说:“你倒是高兴,到底谁才是你的主人?”诺格不断地傻笑来回避问题,幸好莘蒂也没有继续追究这个问题。
来到校长室,希尔第一句话就是:“安娜的事情你打算什么处理?”“来的时候有人刚问完这个问题,我当然是以我的风格处理。『』”
希尔咳嗽一声:“其实没必要,我也可以处理。”“你?”莘蒂眼里是满满的嘲笑,“安东尼奥伯爵只要稍作打听就知道我和安娜不和,加上我从来都是有仇必报的类型,你以为你能怎么处理?而且,就算他们相信安娜是不小心吃了苹果,安东尼奥伯爵也绝对不会饶了我。你以为你能处理的很明白吗?”
“好……好吧。”希尔听莘蒂分析的这么多实在听得头都大了,如果他在不同意,莘蒂绝对会把他讽刺的一无是处。实际上,这件事情确实不好处理,莘蒂分析的都对。
在诺格的一阵挤眉弄眼下,莘蒂终于想起来还有一件大事没说:“校长,威廉应该继续呆在五年级,他通过考试只是侥幸,胜者是凯恩·杰斯华。”听她提到这个名字,希尔的眼神闪了闪:“威廉毕竟通过了考试,不用那么较真吧。”
“你这么觉得吗?”莘蒂脸上似乎蒙了一层阴云,“真正的战场上不会有那么多的‘幸运’。”希尔轻笑:“你知不知道你这幅样子,像你看上他了一样。”“怎么可能?”莘蒂脸上多了一丝疲倦之意。
莘蒂转头望向窗外,飞羽树的树枝长在希尔窗前,靠希尔窗边的地方有一个冥雾鸟鸟巢。莘蒂今天才注意到希尔养着一对冥雾鸟,雌性冥雾鸟正在孵卵,雄性冥雾鸟叼了一只小虫子喂它。明朗的阳光下,飞羽树叶随风飘落,在窗前画了个圆形,又落下去了。
见莘蒂看窗外出神,希尔开口打破沉默:“好吧,就如你所说,我会去安排,还有什么事吗?”
沉默,沉默,一片沉默。
莘蒂像是没听到他说话一样,依然默默的看着窗外,过了好久她终于说:“四年了,也许真的是我太优柔寡断了吧。”希尔表面上装作一头雾水的样子,心想:虽然不能确定她到底在想什么,至少确定了一件事——莘蒂和温蒂不一样,莘蒂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
今天稍微有些晚了,小湘中午刚到家又去领录取通知书,好累的说,睡觉去了。
Vol.31 第二场 依兰湘
( 今天是举行第二场考试的日子,通过第一场考试的同学都站在体育场上,操场周围的看台上也有很多看热闹的人。『』莘蒂和拉莫在下面,他们站在一起实在是很吸引人们的眼球。黛西娅带着温蒂和沙曼还有诺格坐在看台上,视线直直的射在莘蒂和拉莫身上。体育场上一片人声鼎沸。
导师的身影一出现,全场瞬间安静,同学们的目光随着五个人的脚步移动着。导师们按顺序就坐,希尔坐在中间,五个人面前都摆放着话筒,上面镶嵌着暗紫色的音系魔石。
寂静的空气维持了一会儿,希尔才说话:“今天我校进行第二场的考试。考试规则很简单:随机抽取两个人对阵,胜者通过考试晋级,输者留级、意:点到为止,故意伤害他人生命安全的,留级。”说完,希尔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莘蒂,莘蒂只当没看见。
温蒂知道黛西娅是占卜师:“黛西娅姐,莘蒂姐会跟谁比赛啊?”“应该是六年级的弗盖特学长。”黛西娅轻快地回答。ww诺格添了一句:“弗盖特是火系的。”温蒂的脸立刻垮下来:“五年级和六年级对阵,而且火系还是木系的克星,莘蒂姐……”
“你要对她有信心。”黛西娅摸了摸温蒂的头发,沙曼始终默默无言,她不像温蒂能很快的和大家处得来。何况,这些天威廉、黛西娅和拉莫的心思都放在温蒂身上,他们对温蒂很好,沙曼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
场上,两个银色的魔法阵在同学们脚下毫无规律的移动着。突然,魔法阵停下,自魔法阵散发出的银色/光芒在场上显得异常耀眼。站在两个魔法阵中的两个人,一个是莘蒂,一个是弗盖特。莘蒂表现的很淡定,她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弗盖特完全淡定不下来,他使用火系魔法,略有胜算,但莘蒂是初级魔法师,弗盖特只是高级魔法使。
魔法阵继续移动,将同学们的考试顺序排好。不幸的是,凯恩和拉莫一组。
黛西娅满脸惊讶:“凯恩可以控制酸雨,似乎对拉莫很不利。”沙曼冷漠的说:“你可以为他占卜一下。”诺格插话:“观众席上设下了结界,根本无法凝聚魔力。以免有人打扰他们的考试。”嘴上这么说,其实诺格想要在场外帮忙很简单,就好比昨天帮助莘蒂处理安娜一样。
“同学们请下去准备,十分钟后比赛开始。”希尔话音刚落,场上的同学们纷纷四散而去,走到各自的亲友团所在的地方,休息准备,同时也有时间了解对手。
莘蒂和拉莫一起走到黛西娅他们身边,见莘蒂过来,诺格站了起来,等两个人落座之后才坐下。
抿了一口黛西娅视线准备的咖啡,莘蒂如常的淡漠:“弗盖特是火系的吧?”“是的,主人。”听了诺格的回答,莘蒂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喝咖啡。黛西娅似乎想到了什么:“拉莫,对凯恩不要客气,我们还有任务,不能再添伤患了。”拉莫握着黛西娅柔软的小手,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柔和起来:“嗯,放心吧。”
弗盖特在自己的阵营坐下之后,眼中闪烁着担忧:“面对她,我真的很没信心。”他的一个朋友宽慰道:“虽然等级上不如她,可你到底比她高一个年级,学的东西也多,你还是火系的,一定能赢。”“多学点又能如何,你没听说吗?她上课从来不听,依然一路披荆斩棘。不过”弗盖特眼中是坚毅的神色,“我不会败在五年级的女人手上!”
凯恩的亲友团,多是等级高的学生,他们大多都是侯爵或公爵的子女,关于拉莫的消息很快出现在凯恩的耳边:“拉莫是莘蒂他们一个小组的人,因为莘蒂,他们一组都被誉为是学院最强,不过威廉·玻利维亚斯已经被殿下您打败了。拉莫是尼古拉伯爵的第三子,在家族中颇有些地位,他是初级剑士,武器就是身边的长剑。另外,他是奥尔黛西娅的未婚夫,伊丽莎白侯爵的女婿。”
另一边,当咖啡见底的时候,莘蒂终于说话了:“威廉怎么样?”
----
今天路由器不好使,不能用电脑更了,幸好小湘还有存稿。
Vol.32 赤惜 依兰湘
( 听到这个问题,拉莫和黛西娅都愣住。ww她居然会问起威廉,这是不是代表莘蒂对威廉也有意思?
不等两个人说什么,莘蒂已经打消了他们的疑虑:“等他好了,我们就可以出发了,所以,这场考试绝对不能在添伤员。”拉莫当然知道她说的是自己。
希尔的声音再次响彻全场:“休息时间结束,比赛开始!请莘蒂和弗盖特上场。”
莘蒂刚好喝尽最后一滴咖啡。擦了擦嘴,随手把咖啡杯朝黛西娅扔去,拉莫知道自己不必去解救黛西娅。只见黛西娅用手背对着即将落下的杯子,似乎打算用手背接住。然而就在杯子距离手背几厘米的时候,杯子突然消失了,黛西娅中指上的空间戒指闪了闪。『』
弗盖特眼里依然如刚刚那样的坚毅,沿着阶梯往场上走的瞬间已有些闪烁。莘蒂所作所为都可以用‘随心’来形容,她没有那么多顾忌,因而耀眼。
两人相视,静静的站在场上,风吹过,带来几片云。希尔说:“开始。”
赤色火焰扑面而来,火焰就要燃烧掉莘蒂的那一刻,一个黑色/人影从火焰中跃起。幸好穿的是紧身短裤,如果穿校服裙,可能有些危险。
莘蒂的身/体下落的同时,一棵树从土壤里飞快的长出来。弗盖特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放出火焰烧那棵树。莘蒂暗暗加强了魔力,那棵树长得更快了。火焰接近那棵树时,树已经长出了蜂窝一般大小,火焰形状的橙红色果实。
“嘭”的一声巨响,浓烟四起,烟雾之后隐隐看到一个黑影。待烟雾散去,莘蒂站在距离爆炸点两米的地方,毫发无伤。弗盖特身上已经有了许多处伤,即使在这么近的地方,弗盖特也没看到刚才的橙红色果实上长着纤细的几乎透明的刺。刚才爆炸的时候那些刺也飞了过来,对弗盖特造成了双重伤害。
坐在观众席的温蒂奇怪的想着刚才的橙红色果实:“黛西娅姐,那是什么?”黛西娅也是一头雾水,求助的目光转向诺格,诺格回答:“你们可以叫它烈焰果树,学名是赤惜。虽然看起来是橙红色,但其实真正的赤惜是赤色。赤惜生长速度很快,自然生长的话,我和……莘蒂观察过,一周从种子长成树,一个小时开花,半天的花期,花落之后,半个小时长出果实,十五分钟果实长大,一天之后果实熟透掉落。因为生长速度快,所以想摘下赤惜的果实,必须要珍惜时间,如果早上果实成熟,距离中午还有半个小时到十五分钟的时候是采摘最佳时间,必须要珍惜这点时间,才能摘到足够用的。所以取名为赤惜,花语是珍惜。珍惜时间,珍惜所珍视的人。”
诺格解释了这么多,重点还没说,这是冥界的树。赤惜,是魔界的称呼,冥界将其称为‘哈尼勒’,是珍惜回忆的意思。
场上的莘蒂有片刻失神,躲避弗盖特的攻击时,被弗盖特的火焰烧掉了一点袖子。莘蒂知道诺格说了这些东西,也注意到诺格说是和自己观察赤惜时的迟疑,不过,她现在没时间斥责诺格。
----
早上看电视来着,现在才想起来更新,呵呵。
Vol.33 又来 依兰湘
( “珍视的人?”温蒂偏着头,眨了眨眼睛,一副思考的样子,“沙曼姐,你有珍视的人吗?”沙曼陷入一片沉默,似乎轻轻叹了口气:“珍视的人?没有。『』”眼中所透露出的哀伤没有逃过任何一个人的眼睛,她有故事。
温蒂把这个话题从沙曼身上岔开了:“诺格,你有珍视的人吗?是谁呢?”“当然是莘蒂,很小的时候我就跟她契约了,那年她才五岁,已经十二年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人,那个人把他带离父母身边,让他认识了莘蒂。他和那个人已经七年没见了。
转过头,温蒂看着黛西娅:“黛西娅姐珍视的人一定是拉莫哥哥对不对?”黛西娅脸色一红;“看、看比赛。”诺格‘切’了一声:“你还会脸红啊?”
“我不太舒服,先离开一下。『』”沙曼捂着脸跑开了,不等温蒂去追,沙曼已经不见了。
体育场内,弗盖特双手举过头顶,十根手指张开,形成一朵花的样子≡手掌内发出一团火焰,火焰形成一个火焰漩涡,漩涡一边旋转,一边在顶端冒出火山岩浆一般的液体。它们从空中落下时,宛如一条条红色的带子,齐齐朝莘蒂扫射着。
跳跃,翻转,闪避,莘蒂灵活的躲避着岩浆,岩浆打到观众席的防护罩上,发出‘啪啪’的声音。即使隔着防护罩,温蒂也能感受到骇人的热量。
岩浆落到地上,汇聚成红色的湖泊,体育场内的小草都被烧成了灰烬。此时的莘蒂依然停留在空中,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向下坠落。
“该死,如果莘蒂落下去,就死定了。”黛西娅和温蒂眼中都是愤怒,比赛规则不是点到为止吗?弗盖特明明就是要人命的打法。
突然,整个体育场晃动了一下,仿佛地震了一般。接着‘咔咔咔’地裂的声音传来,随后,岩浆上冒出了一片深蓝色的花苞。花苞在同一时刻打开来,与此同时,岩浆消失的无影无踪。
黛西娅和温蒂疑惑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汇聚在诺格身上,诺格只好给她们解释:“那是雪依兰,生长在精灵世界的雪山上,精灵世界的雪是深蓝色的,所以是雪依兰。它能将岩浆冻成冰,并将冰吸收。”
整个体育场都长出了雪依兰,莘蒂安安稳稳的站在花丛中。不过她魔力消耗了很多,体力也在相应的减少,已经不能像刚才那般灵敏的躲开弗盖特的攻击。一团火焰扑过来,莘蒂躲避不及,头发被烧着了。
“糟糕。”诺格一拍大腿,激动地站起来。莘蒂旁边的几朵雪依兰散发出寒气,快速灭了莘蒂头发上的火焰。弗盖特对上莘蒂那冒火的眼睛,心里不由得一阵害怕。
希尔看到这一幕,知道事情不好,不等他宣布停止比赛,强烈的魔法波动又把他震倒,莘蒂的魔法波动已经破了防护罩,观众席上的同学们有生命危险!!!!
----
小湘不太会描写战斗场面,亲们有好的建议可以提出,小湘一定谦虚学习。
Vol.34 祭司 依兰湘
( 观众席的同学们感觉到那强烈的魔法波动,许多同学已经受不了的从椅子上跌落下来,蜷缩在地上,温蒂就是其中之一。ww黛西娅一边护住温蒂,一边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诺格。诺格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凝重,他想过去阻止莘蒂,可是那魔法波动使他寸步难行。之前,莘蒂为了专心对付弗盖特,已经切断了心灵联系,诺格说什么她也听不到。
站在莘蒂对面的弗盖特已是双膝跪地,呼吸困难。此刻的莘蒂是闭着眼睛的,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在她睁开眼睛的一霎那,整座学校都有地动山摇的感觉。体育场上长出几个比人还粗的荆棘、食人花、奠柏,这些都是人类世界的植物,不过这么粗的倒是第一回见。
同学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些高大的植物上,连弗盖特都没注意到莘蒂的眼睛变成了黑色。『』诺格不用注意也知道莘蒂的眼睛一定变了颜色,这么强烈的魔法波动岂是区区炼金术药水可以抵挡的。诺格并不会改变眼睛颜色的魔法,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荆棘和奠柏的枝条朝跪在地上不能动的弗盖特扑过去。弗盖特艰难的躲开攻击,一时间‘呯呯’声不绝于耳,那些植物所到之处,把地上砸出一个个大坑。
一抬头,食人花大张着花盘,弗盖特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今天就要这么死了吗?食人花之后,莘蒂高傲的站在那里,眼中的怒意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魔鬼一般的黑眸。
就在食人花即将将弗盖特吞噬,他闭上眼睛等死的时候。场内的植物突然碎成了一堆紫红色的粉末,纷纷飘落,在半空就不见了。强烈的魔法波动也已经消失,莘蒂像折了线的风筝一般缓缓倒下。弗盖特感觉到周围来自魔法波动的压力不见了,难以置信的站起来,踉跄的走了两步,再次倒下。于是,这场比赛没有胜者。
诺格以最快的速度来到莘蒂身边,抱起她,回宿舍了。医务室不是个好地方,莘蒂只是魔力消耗过度,需要睡觉而已。
场地已经被莘蒂破坏的差不多了,即使有时间系的魔法师来修缮,也要半天的时间才能恢复。考试只能延后到下午。
诺格抱着莘蒂走在宿舍楼的走廊上,莘蒂在诺格怀里安静的熟睡着,双手交叉着放在身上。一左一右是黛西娅和温蒂,黛西娅把拉莫赶去医务室照顾威廉了。绝对不能让威廉知道这件事,否则他一定不顾身上的伤赶过来,如果伤口再裂了,让人更加头疼。
温蒂就是个好奇宝宝:“诺格,莘蒂姐为什么会发火啊?”黛西娅也有些心有余辜,和今天相比那天把宿舍楼毁了实在是下手太轻了。如果那天莘蒂用这招的话,黛西娅和拉莫早就去冥界了。
“迪克没跟你们说过吗?达雅安部落的女子很重视自己的头发,在部落里地位高的女人头发都很长。女子的头发也不会轻易让人碰,更别说把头发烧了,她们绝对会发火。何况,莘蒂是部落里最高贵的祭司大人。”
----
亲们,求收藏了啦。
Vol.36 认输 依兰湘
( 希尔坐在书桌后面,弗盖特站在他对面,他们都等着莘蒂的到来。ww比赛结束之后,希尔就在为他们两个感到头疼。心里估摸着他们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把他们叫过来想商量商量两个人的比赛。
弗盖特身上的伤口在治愈系魔法师的魔法下,恢复的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莘蒂只是魔力消耗过度而已,怎么还没来?该不是又化身睡神了吧。
‘吱呀’门直接被推开,一个俊朗的少年走进来。金色的竖瞳看到弗盖特的那一刻,他挥拳袭来,两人明明刚才还有好几米远的距离,不到一秒钟,诺格的拳头就出现在弗盖特的眼前。根本来不及反应,弗盖特的头已经把墙壁砸出一个坑。
头晕眼花的沿着墙壁滑落,坐了好一会儿弗盖特才恢复。『』只听希尔说:“你怎么来了?”“她还在睡觉。”诺格双手环胸,看也不看弗盖特。希尔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莘蒂恢复得差不多了吧,不然你怎么舍得使用魔法,浪费她的魔力呢?”
“刚才……是魔法?”看着弗盖特惊讶的样子,诺格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我哪有那么快的速度,你以为我是血族吗?”
话题有些扯远了,对于希尔来说,知道莘蒂没事了就好:“叫你们来,是想跟你们商量一下,上午的比赛平局,你们是否准备再打一场?”“开什么玩笑!!”诺格一拳砸在书桌上,书桌也出现了一个小坑,他今天特别易怒。
希尔示意诺格冷静下来:“听听弗盖特的看法。”两个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弗盖特身上,弗盖特低着头,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不用了,我认输。”抬起头看着诺格,“能不能告诉我,莘蒂为什么会生气。”印象中的莘蒂,清冷孤傲,喜怒不形于色,没有什么事能让她动容。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两个人都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容易解决,明明弗盖特就要从这里毕业了,居然肯认输。诺格心情好了一些,简单的给出答案:“因为你烧了她的头发。对了,考试延迟到下午,是吧?”诺格明显是有意把话题扯开,希尔笑而不语。倒是弗盖特回答:“是的。”
诺格再也没有理会两个人,缓缓走出校长室。
莘蒂醒了之后跟诺格恢复了心灵联系,刚才的事诺格都知道了,自然也知道怎么应对。
喝完红茶,莘蒂又躺下,准备再睡一觉。突然想起刚才跟沙曼说的,里面有提神的植物,看来是不能睡觉了。只好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我想去图书馆,你们呢?”
“你不去医务室看看威廉吗?”黛西娅很希望能把莘蒂拉去医务室,也许还能看出好戏。莘蒂看出了她的小心思:“你去吧,问问导师他什么时候能康复,我们就可以去执行任务了。对了,看看这几天的天气。”一边说着,莘蒂已经坐在宿舍外的树枝上了,黛西娅无论如何也叫不回来她。
“喂,你能不能……”黛西娅实在是说不出来什么了,因为此时的莘蒂已经消失在远方。
----
呃呃呃,求收藏!!亲们,你们怎么忍心啊,还有评论真的太少了啦。
Vol.37 意外 依兰湘
( 阳光透过窗户射入图书馆,落在地板上,书架上的书沐浴着阳光,图书馆独有的安静连阳光都不会被打扰。ww
没有阳光照拂的阴影里,少女靠着书架,捧着一本魔界的历史书,眼眸里的专注逐渐被倦意所取代。她根本就没睡饱,加上这历史书里介绍的实在是太简洁,这些内容她已经了如指掌,难免有些犯困。
脚步声由远及近,却不是诺格熟悉的脚步声,这个人的脚步声稍微沉重一些。直到那个人近在眼前,莘蒂也没有看来者是谁,她已经要睡着了。
那个人的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还没睡好吗?”冷不丁的,莘蒂也想不到声音的主人是谁,她素来记忆力不好。
努力回忆了一阵子,终于想起来了:“凯恩,你不是应该在准备下午的比赛吗?没想到你也喜欢泡图书馆。ww”
“呵呵,谁不知道你喜欢呆在图书馆,不管是看书还是对着书发呆,甚至像现在这样打哈欠。”凯恩抓起莘蒂的手,“反正你也是闲着发霉,陪我出去走走吧。”语毕,不由分说的把莘蒂拉走。
正午时间,外面阳光很强,莘蒂有些不舒服。在过去的十七年里,这个时候她都是呆在屋子里的。偶尔一出来,总是想睡觉。
凯恩注意到了莘蒂不断在打哈欠:“你的魔力还没恢复好?没事吧?还是说,阳光有些催眠?”莘蒂差点一个白眼过去,干你什么事。只是这样想想,莘蒂最后什么也没说,视线落在被凯恩桥的手上:“松开。”
“不要。”凯恩难得也有孩子气的一面。他抱住莘蒂,头埋在她的脖颈那里,声音低沉充满/诱/惑:“呐,毕业以后,跟我回宫,好不好?”莘蒂没有反应,凯恩继续说到:“等我继承王位,你就是我的王后,我今生今世,只娶你一人。”停了停,“跟我回去,好不好?”
没等莘蒂说什么,一到白光闪过,凯恩被诺格一脚踢开。诺格将依然面无表情,也没有动弹过的莘蒂护在身后,莘蒂没有丝毫动容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凯恩:“你还想继承王位?做梦吧。我虽然不知道王位继承如何规定的,以你现在的实力,你成为国王就是这个国家的不幸。”
说完这些,莘蒂和诺格就离开了。凯恩望着莘蒂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不甘和气愤,他一定要做到最好,让她知道,到底是幸还是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6.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