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总裁大叔住隔壁-第52部分

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唇。
酥酥的,麻麻的,真是奇怪,跟那晚是不一样的感觉呢。
她笑,多诡异的感觉。
吃过饭后,齐景焕提议要休息,乔乔今天也真是累了一天了。
自从怀孕后,她本来觉就多,这会儿又早起了,总感觉像是睡不足似的。
既然齐景焕说要休息,她也不反对。
所以,两口子不到八点就跳床上睡觉了。
第二天,齐景焕亲自开车载她去医院做产检。
排了一上午队,为了配合抽血检查,没吃早饭的乔乔是饿的头晕眼花的。
等待验血结果的时候,两人坐在地下一层的休息室里。
乔乔枕在齐景焕肩头感叹:“我的天哪,齐团,大北京怎么有这么多生孩子的呀。
那个妇产科的护士跟我说,让我及早建档,晚了建不上了就只能去别的医院生了。
这不会是吓唬我呢吧。”
“放心吧,给你建档这种小事儿还难不到我。
不过今天我也的确是开了眼界了。
以前不知道生孩子的孕妇居然有这么多。
我们看病都是军人优先的,所以看完就走。
这一次真是…啧啧,饿了吧,我就说找人带我们去看病快一些。
你非要守规矩,累着了吧。”
见旁边有人吃饭吃的香,乔乔推了推他。
“诶,齐团,我这都已经抽完血验完尿了,我是不是可以吃饭了呀。”
“应该可以了吧。”
“那你给我买碗面吃呗,我低血糖都要犯了。”
“你有低血糖?”
乔乔呲牙一笑:“没有,我的意思是,如果再不吃的话,低血糖就要犯了。”
齐景焕白了她一眼起身去给她买面。
吃了面做完检查,两人回到家都快一点了。
乔乔四仰八叉的懒洋洋的躺在床上。
齐景焕去洗手间拧了干净的毛巾来帮她擦脸擦手。
乔乔心安理得的享受着齐景焕对她的好。
可是心里却将感动沉沉的印进了心里。
“齐团,你有没有觉得家里挺干燥的啊。”
“有吗?”
“恩,我一晚上被干醒了好几次。
我想着我们是不是得去买个加湿器摆放房间里啊。
不然太干燥了皮肤多不舒服呀。”
听着她这随意的话,齐景焕脸一黑,得亏他天天晚上在家。
不然这得误会成什么样儿呢。
“齐团,你怎么不说话啊,想什么呢。”
“恩?没事儿,买,我明天就去买。”
乔乔一翻身拿起IPAD:“你不是说要休息会儿吗,上来吧。”
“你不睡?”
“我这会儿很精神,先不睡,我看会儿电视。”
“电视有什么好看的。”
齐景焕上了床,乔乔一侧身枕在他的肚子上开始捣鼓IPAD。
“前几天我刷微博,看到到处都在发花千骨的电视剧看
我问我同学那电视怎么样,我同学说好看极了。
然后我就手欠点开看了几集,结果发现真都很好看。
只是这都扔下好几天了,我结局还没看呢。”
“什么乱七八糟的。”
“哎呀,反正你不懂啦。”乔乔撇嘴:“你别管了,我要看电视。”
齐景焕也没有睡,拿起手机在一旁看新闻。
乔乔看了一会儿觉得口渴,他推了推齐景焕的小腿:“齐团,你给我倒杯水喝呗。”
齐景焕蹙眉:“你这女人,这肚子还没大呢就这么会指使人了是吧。”
他说着下床去给她倒了杯温热的水送了过来。
乔乔边喝着唇角边扬起笑意:“看吗,这样配合工作多好呀。”
“那我要是不配合呢?”
“那我就要控制不住我体内的洪荒之力了。”乔乔瞅着他挑了挑眉毛。
“这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乔乔偷笑,就知道这个老古董不懂:“花千骨最近太火了,你真不知道啊。”
乔乔将iPad屏幕移到他面前:“看没?女一号儿小骨。”
“恩,演员很漂亮,看着很养眼。”
乔乔立刻正色几分不冷不热道:“是呢,演狮虎的霍建华更是帅的不行不行的,关键是人家那身材,恩…想想我都流口水了。”
“你见过?”
“臆想过。”
“乔乔,你知道你这是精神出轨吗?”
“就出了,怎么着吧。”乔乔扬眉,拽拽的。
他翻身压在她身上:“出轨的女人是要得到惩罚的。”
见他开始解自己的衣扣,乔乔尖叫:“哎呀,我还怀着孕呢。”
“三个月以后七个月之前可以的,你过了三个月了,我算着呢。”
---题外话---你们说齐团这肉是能吃上呢,还是吃不上呢?吼吼~~这两人甜蜜的真是不要不要的,我把我自己虐着了,想换老公啊~~
第20章温柔的齐团

啥?乔乔脑子懵了一下,她倒知道三个月以后可以做。
可是从前齐景焕从没有表现出他知道这些事情的蛛丝马迹。
她以为他不知道。
却不想原来他老早的就惦记上了。
“齐团,你这样也忒不厚道,我都没做好心理准备。魍”
齐景焕上下其手脱她衣服:“做这种事儿还需要做什么心理准备呀。”
“我怎么从前没看出你这么牛虻呢。”
“错,我这可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惩罚你的精神出轨檎。
我不是说了吗,出轨都是要得到惩罚的。”
“你少来,别说的好像你出门从来不看女人似的。”
乔乔也没想反抗,索性乖乖的躺在那儿,由着他吗。
“你说对了,我还真就从来不看。
看她们有意思吗?
又不能当饭吃,又不能当水喝,也不能看一眼就长上点肉。
既然如此,我干嘛费那功夫呢。”
乔乔仔细想了一下,齐团出门好像还真是不怎么看别人。
所以那天晚上进了军区大院儿,她比他更先看到站在花坛边哭的女战友。
这么一想,齐团好像又多了一个优点呢。
齐团虽然猴急,可是他却很有分寸nAd1(
从始至终,他对她一直都很温柔。
到后来反倒是她有些猴急了。
好吧,她太享受这种感觉了。
这是两人第二次做这种事情,可是,对于乔乔来说却像是第一次一样。
因为第一次是在那样深的黑夜里做的。
乔乔对他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有了这次的深入交流后,乔乔对他的好感度又提升了一个加号。
当然啦,齐景焕是不知道她的心路历程滴。
事后,乔乔懒洋洋的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齐景焕去洗手间简单的洗了一下。
之后,他端着盆出来帮她擦洗。
乔乔一动不动的枕着胳膊趴在那儿问道:“齐团,你是不是有洁癖呀。”
“这不是洁癖的问题,是卫生问题。
擦洗一下总是会干净一些。
也怪你懒,就不能自己去冲洗一下。”
“哎呀。”乔乔翻身嘟囔一句:“我就是懒得动吗。”
“你还有理了呢。”
“恩,有理,请叫我软趴趴小姐,我很乐意。”
齐景焕无语一笑,乔乔白了他一眼:“笑什么呀,你笑点也忒低了吧nAd2(”
齐景焕仔细一想,他笑点其实挺高的。
平常在部队,他一直都严肃脸严肃习惯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也会笑了。
仔细想来,应该就是从跟乔乔在一起开始的。
看来有的时候,改变一个人真的只需要另一个人出现就可以呀。
他虽然认识乔乔的时间不久。
但是不得不承认,她的确给他带来了很多的改变。
这种改变他自己觉得还算不错。
起码,生活变的有趣了很多。
齐景焕给她洗完,她起身将睡衣穿在身上。
翻身到自己那一侧拿起IPAD继续。
见她对着屏幕犯花痴,齐景焕来到她身边躺下。
“这个男演员的身材好还是我的身材好。”
乔乔惊讶的看着他,他现在是在吃霍建华的醋吗?
不是吧?她想太多了吧。
“说话呀。”
“当然是你的,我又没见过霍建华的身材。”
“恩,谁是你老公?”齐景焕扬眉瞅她。
乔乔心中偷笑,齐景焕好幼稚,好搞笑nAd3(
“你啊。”
“我是谁?”
乔乔倾身俏皮的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我老公是齐景焕。”
“恩,那你以后还敢说他帅吗?”
这个…让她不说着实为难他了。
她可是外貌协会的呢。
说句心里话,当初他跟她打赌说要结婚的时候。
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多少是因为他长的帅气。
如果他是四五十岁的大肚子地中海秃。
别说打一个赌了,就是打一百万个赌,她都不会嫁的。
这才是现实呢。
乔乔呲牙一笑:“我要是告诉你我不说了,那一准儿是糊弄你呢。
我小宝宝在我肚子里。
我可不想说谎。”
齐景焕歪头一笑:“歪理,你看吧,我睡会儿。
你也别老是看,一会儿也闭眼休息会儿。
我上我带你去蓝色港湾玩儿。”
“可我想去王府井吃小吃。”
齐景焕扬眉:“也可以,随你,你想去哪儿咱们就去哪儿吧。”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嫁给齐景焕后。
乔乔觉得自己好像成了一个被宠爱的小公主。
明明,齐景焕也没有对她说过什么甜言蜜语山盟海誓。
可她就是觉得在齐景焕面前,她是个幸福的小女人。
这种感觉是从心里洋溢出来的。
有的时候想想,如果能跟他真心相爱的话。
那感觉一定会非常好吧。
乔乔扬眉看着他侧身的背影。
她将IPAD放下,挤到他身后搂着他睡觉。
晚上本来说好了要去王府井吃小吃的。
结果对门孟团长请他们夫妻图他家做客。
因为都是同事又是对门,齐景焕也不好意思拒绝。
齐景焕带着乔乔去了孟江家才发现,孟江家坐了一屋子的人。
乔乔站在门边看着这一屋子的人愣了一下。
得有十好几号人呢。
这里面她也就只认识孟江和路小宝还有头一天去接站的另一个小伙子。
她不知道那小伙子叫什么。
他们一进去,一群小伙子一起站起身行李异口同声:“嫂子好。”
“厄…你们好。”乔乔给大家微微鞠躬行礼。
齐景焕瞪着他手底下的这群兵脸色严肃。
“你们都在这儿干什么?”
“队长,今天孟队请客,我们是来吃饭的。”
齐景焕瞪了孟江一眼,这小子一准儿是故意的。
乔乔看了齐景焕一眼,齐景焕抬手搂着她肩膀往前走:“坐吧。”
“不了,你们坐吧,我去厨房帮忙。”
她一溜烟跑进厨房帮廖诗去了。
廖诗一个人忙活十几个人的饭菜一定很忙的。
“廖姐,我来帮你忙吧。”
“那不行,你怀孕了,我哪儿能让你动呢。
去,外面坐着吃开心果和核桃去。”
乔乔撇嘴直摇头:“哎呀,我不去,外面那么一群老爷们,我跟那儿坐着怪别扭的。”
廖姐从外面给她搬了把凳子:“来,你坐这儿陪我唠嗑。”
“我给你洗菜吧。”
“不行不行,可不行。
我听说齐团长可宠着你呢。
我怎么能让齐团宠着的人在我家干活儿呢。
说什么也不行,赶紧给我做。”
乔乔脸一红:“他哪儿宠着我了,他老是欺负我。”
“得了吧,现在部队里可都传开了。
齐团长疼爱他的宝贝老婆。
爬长城怕老婆累着,还背着老婆呢。”
乔乔吃惊:“他们怎么知道的啊,齐团这两天也没上班啊。”
“路小宝回去说的呗。
哎哟,看来这事儿是真的咯?”
乔乔笑:“嫂子,你也笑话我啊。
齐景焕又不是为了我。
他那是怕我累着会伤了他的孩子。”
“乔乔,你这么说就真冤枉齐团了。
我看他对你挺上心的。
再说路小宝可是把事情的始末都学给我们听了。
就说齐团是心疼孩子,可是人家背了你半个小时呢。
这要是一般男人早累的受不了。
齐团真算是个好男人了,我跟你说啊,你可别不知足。”
乔乔抿唇笑:“其实我也觉得他不错,嫂子,你说的对。
我得懂的惜福。”
“诶,这就对了。”廖诗叹气:“说起来你真是好命。
我家孟江啊,从来没有这么细腻过。
我怀孕的时候,到九个月了都还是我做饭。
洗衣服用的是洗衣机。
人家就跟个大爷似的。
唯一让我暖心的也就是坐月子的时候他没惹我生气。
要真说起来,孟江可比你家齐团差远了。”
廖诗正说着,路小宝从外面跑到厨房门口。
“嫂子,你快出去吧。
齐团说怀孕了闻油烟味不好,让我进来帮忙。”
廖诗笑道:“哎哟,齐团用不用这么体贴啊。
乔乔,你们家都谁做饭啊,连油烟味都不让闻啊。”
乔乔抿唇:“齐景焕做。”
“哎呀,你虐死我了,你赶紧出去吧。
来,路小宝进来帮我。”
“好嘞。”
乔乔从厨房出去的时候,正好孟江家门铃又响了。
有个小战士小跑着去开门。
门外,林惠提着一盒水果走了进来。
第21章你改娶了别人,她成了笑话

乔乔往门口看了一眼,若无其事的走到了齐景焕身边。
孟江给乔乔让了个地方。
齐景焕扶住了乔乔的手,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
林惠进来,几个战士都起来敬礼:“连长。”
“大家都在啊。”林惠笑着将水果盒放到了墙边魍。
“你们聊吧,这么多人,可得把我嫂子累坏了吧。”
她说着望向孟江,撸袖子:“我进去帮忙。”
“去吧去吧,就等着你来帮忙呢。檎”
林惠像是一阵风似的走进了厨房。
自始至终,齐景焕没有给林惠说一句话。
乔乔也很自然的依偎在齐景焕身边,乖乖的。
只是在林惠进了厨房后,齐景焕瞪了孟江一眼。
孟江嬉皮笑脸,没事儿人似的跟一个今年要退伍的小战士聊起了将来的就业方向。
乔乔在齐景焕身边轻声道:“你知道吗,现在别人都在传你宠我呢。”
“恩,传吧,这是事实。”
乔乔撇嘴:“哪里了事实了。
不过就是去爬长城的时候背了我一下吗。
你就流芳千古了?”
“知道这是什么吗??”
“什么?”
“效益呀,多快nAd1(”
“所以你是故意的?”乔乔扬眉瞅他。
“怎么会呢,就为了让别人说我一句好,我累我自己半个小时背你。
我脑子烧坏了吧。”
乔乔抿唇一笑:“这还差不多。”
两人一旁嘀嘀咕咕,几个小战士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两人。
这种气氛真是太奇怪了。
乔乔觉得有些太别扭了。
都这个时间了廖诗才刚开始炒菜。
这得哪辈子能吃上饭呢。
齐景焕似乎明白她在焦躁个什么劲儿。
他起身道:“孟团,我看要不这样吧。
你别让廖诗做了,咱们订披萨吃披萨得了。
咱们人多,这得做多少呀。”
“别呀,廖诗这都快切好了。”
“孟团,你可真是不知体谅老婆辛苦。
这么多人吃饭,你老婆炒菜得把手累残了。”
乔乔说着问大家道:“为了体谅你们孟团家的嫂子。
咱们今天中午临时改菜单,吃披萨行吗?”
“行,嫂子说了算nAd2(”
几个小战士都附和,也是,晚上请客吃饭,这都快七点半了还没开始动火。
吃上饭怎么也得九点以后了。
这哪儿还是晚饭呢,明明就是夜宵了吗。
齐景焕见大家都同意了,他让几个常订餐的小战士提供电话。
他出钱请客。
最后原定的晚餐变成了快餐。
齐团负责吃的,披萨,炸鸡,汉堡包。
孟团负责喝的。
半个小时后,大家围坐在孟团家的茶几边开吃开喝。
从厨房出来的廖诗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的。
一直说怪自己准备的太晚了。
可见大家都吃的挺带劲,倒也释然了。
乔乔要吹炸鸡,齐景焕敲了她手一下:“油炸东西少吃,你次披萨吧。”
乔乔嘟嘴可怜兮兮的看他:“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
“我这是为你好。”
“你不知道炸鸡和我更般配吗?”乔乔吸吸鼻子,那样子简直酥到他心里去了。
“炸鸡跟我孩子不般配。”
看着大家都在瞅他老婆,齐团心里多有不爽nAd3(
“都别看热闹啊,吃你们的。”
一直沉默的林惠这时候道:“团长夫人真是有福气呢。
我们团长对所有人都吆五喝六的,唯独对团长夫人柔声细语。
真让人羡慕,是不是呀。”
林惠这口气有些酸,她说完话,大家都沉默了起来。
廖诗连忙笑着附和道:“可不是吗,我都吃醋了。
孟江,你能不能学学人家齐团。
我都羡慕死乔乔了呀。”
乔乔笑:“行了廖姐,你又笑话我。
他这哪儿是对我柔声细语啊。
分明就是糖衣炮弹,我想吃的东西,他都不给吃。”
林惠扬眉:“齐团不是为你好吗,人呀,要知道好赖。”
“嗨,姑娘你还没结婚呢吧。
你不知道夫妻之间有种相处方式叫打情骂俏吗。
我家老公平常跟块木头似的,我得积极调动他的情绪呀。
你说你们是他的兵,可我是他老婆呀。
他不对我温柔对谁温柔呢?
他要是对别人温柔了,我倒要不干了呢,对不对老公。”
齐景焕无语一笑:“行了,别炫了,吃你的吧。”
林惠咬唇将手中的汉堡放下:“齐团,孟团,嫂子,齐团夫人,我吃好了,我忽然想起我还有些事情。
大家慢慢吃,我就先走了。”
“唉,林连长,再坐会儿吗。”廖诗放下起身相送。
“不了不了,我真有事儿,先走了嫂子,你别送了,吃饭吧。”
廖诗还是把林惠给送走了。
乔乔雷打不动的倚靠在齐景焕身边吃东西。
她边吃还边跟大家互相自我介绍。
虽然不能一次性记住所有人的名字。
不过有几个特征明显的她是记得妥妥的了。
吃过饭,几个小战士都先离开了。
乔乔和齐景焕就住对门,所以没有直接就走。
齐景焕和孟江两人去阳台上抽烟。
乔乔跟廖诗在客厅里聊天。
乔乔问廖诗:“今天自进来就没见过远航,他人去哪儿了?”
“他今晚他在他老师家住。”
“住老师家?”乔乔惊讶。
“对,他每周都有一天会在老师家住着,因为要补课。”
“补课啊,现在的小孩子生活的真累啊。”
“可不是吗,我们小时候都跟小傻子似的。
你看这些个孩子,天天累得给狗似的。
可是你看别人家的孩子也都补课。
你不补吧就跟不上进度,补吧又觉得太难为孩子了。
反正呀,怎么想都觉得孩子是太可怜了。
你这也马上就做妈了,到时候你就明白我的心情了。”
乔乔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肚皮:“在老家补课的情况可能会少一些。”
“是呢,可是你说我们人在北京生活。
总不能把孩子扔在家里吧。
再说…我总觉得家里的教育比不上北京的教育。”
“也不见得,我爸一直都说,人念书成绩好不好,跟在哪儿读书其实没多大关系。
就是在一些条件相对比较好的农村读书,不也有出息的吗。
他们倒不补课呢。”
“是啊,可是在北京,大部分人都随大流。
将来呀,你估计也一样的。”
廖诗说着抓了一把开心果塞进了她手里:多吃点这些干果,对孩子好。”
“到时候我自己给他补,我就不信我还能连个小孩子都搞不定呢。”乔乔耸肩一笑:“实在不行让我爸妈补。”
“你爸妈能行吗,都多大岁数了。”
“嗨,我爸妈都做了一辈子教师。
我爸现在还在南城大学教学呢。
我觉得应该没问题的。”
“真的假的?”廖诗吃惊:“我都不知道你父母是教师呢。
看来以后咱们得多沟通沟通,都聊天呢。”
“廖姐,你激动什么呀,你看看你呢。”
看到廖诗莫名其妙兴奋的样子,乔乔忍不住就笑了起来。
“我跟你说,我这辈子就亏在没有读完大学上了。
我读完高中就不愿意继续上学了。
后来结了婚,开始在北京找工作,才知道文凭有多重要。
你爸妈是教师的话,你应该学习成绩很好吧。
大学肯定念完了吧?”
“嗨,我研究生都念完了,学习成绩是很好。
可有什么用啊。
你看,结了婚还不是把工作辞了跟齐景焕来了北京吗。
现在怀着孕连份工作都没法儿找。”
“研究生啊,哎,乔乔,跟你一比,我觉得我怎么一无是处了呢。”
“别比,我也就是念书的时候成绩还不错。
其实别的方面我狗屁都不是。
人吗,都是术业有专攻的呀。”
乔乔吐舌,觉得自己有些在炫耀自己很会念书的嫌疑呀。
还是赶紧转移话题的好。
两人聊了一会儿,乔乔就赶紧开始聊别的了。
阳台外,齐景焕看乔乔跟廖诗聊的热火朝天的。
他转身瞪向孟江:“你小子今天故意的是不是?”
“哎哟,齐团,我又怎么了。”
“你还有脸问,你自己想。”
“我跟你说,我真没叫林惠。
林惠来的时候你没看我也愣了一下吗。”
齐景焕斜他,抽烟。
“不过齐团,你还真别说,从前我真以为你俩会成呢。
谁知道你忽然就改娶了别人。
也怨不得林惠难受。
她现在都成部队里的笑话了。
你这次真是祸害她祸害大了。”
---题外话---我想换男人~~
第22章 林惠从前跟齐景焕谈过恋爱?

“别乱说话,什么叫我祸害她?
我对她做什么了?
我一没跟她谈情说爱。
二没跟她暧昧不清。
三没对她海誓山盟。
我娶我的老婆,过我的日子,我怎么祸害她了魍?
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还不知道吗?
别跟着他们一起瞎起哄啊。
不然饶不了你。”
齐景焕说着将烟蒂扔进了烟灰缸中,满脸的气愤。
孟江嘻嘻一笑:“哎哟,我说齐团,你这怎么还生气了呢。
我也就那么一说。
我是想提醒你,现在这年头,这些年轻的小姑娘们都难对付着呢。
我看你家那位呀,也不是个什么省油的灯。
瞅瞅刚刚表现多好呀。
不动声色的给人家林惠气跑了。”
“乔乔也没说什么,林惠自己爱生气,谁能拦住她吗?
别人怎么说我不管,总之你给我少胡说八道。”
他说完拉开阳台的门进了客厅。
“乔乔,时间也不早了,咱们也回家去吧。”
“行啊nAd1(”乔乔站起身:“廖姐,咱俩改天再聊吧,反正都是家庭主妇闲着也是闲着。”
“行,那你回头来找我啊。”
孟江夫妻俩把齐景焕和乔乔送走。
两人进了家门,乔乔开始脱大衣:“哎哟,今天这饭吃的,我怎么觉得那么不对心思呢。”
“你就当我们去吃了顿大锅饭,也没什么的。”
乔乔回头瞅着他笑:“齐团长我怎么发现自从那个林惠走了之后,你这脸上就没放笑模样啊。
你不会真跟那林惠有什么关系吧。”
“我们俩是有关系,怎么了?”
乔乔瞪眼:“什么?你居然敢承认,齐景焕,你还要不要FACE皮儿了。”
“我为什么不敢承认,我跟她既是战友又是同事,有什么不好承认的。
是你自己思想复杂想太多,还好意思乱生气呢。
你这么怀疑我,我都没生气,你有什么脸生气。”
齐景焕说着上前双手捧着她的脸揉搓了片刻:“看你这傻样儿吧。”
他说完松开手转身进了洗手间。
乔乔站在原地抿唇偷偷一笑,战友啊,同事啊,这关系,真复杂。
齐景焕利用休假最后的几天时间陪她慢游了故宫,颐和园,和珅府,世界公园。
还趁晚上的时候带她去了一趟蓝色港湾nAd2(
休假结束,齐景焕重新穿上了那身军装,开始上班了。
她从不问他上班的时候都做什么。
而他下班回来也很少跟她将在部队里发生的事情。
转眼到了十一月初,乔乔怀孕快四个月了。
这几天,北京的天气格外的冷。
6号晚上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
可7号早上起来,漫天遍野白雪皑皑。
整个城市像是被白面儿包裹起来的雪媚娘。
美的不要不要的。
齐景焕洗漱完见床上没人,侧头才发现了裹着大厚的被子坐在窗边赏雪的乔乔。
“乔乔,你在哪儿傻看什么呢。”
“看雪啊,我已经好多年没有赏过这么漂亮的雪景了。”
她动也不动的说着。
“不冷吗。”
乔乔洗了洗鼻子这才回头看他:“怎么不冷,快把我这冰冷的心冻成冰渣渣了。
北京什么时候供暖啊,我觉得快冻死了。
我这满腔的热血都快被冻成冰了。”
齐景焕看着她夸张的模样忍不住笑道:“你就会夸张。”
“我没夸张,你摸摸我的手,跟冰块儿似的nAd3(”
齐景焕摸了一把,还真是,冰凉冰凉的。
他双手将她的手包在了手心里对搓着:“我给你开了空调。”
“开空调太干了。”
“那也比冷着强,再说不是有加湿器吗。”
他说着回身找出空调遥控器将空调打开。
乔乔又回头看雪景去了。
齐景焕道:“走,先出去吃饭吧,一会儿我得去上班了。”
“哎。”乔乔重重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一大清早的唉声叹气的。”
乔乔转身披着被子跟他去客厅。
“齐团,我想打雪仗。”
“打什么雪仗,你不是嫌冷吗。”
“可是这么好的景色,我一点儿也不想错过。”乔乔嘟嘴。
“你以为你三岁小孩儿呀,别闹,吃饭,吃完饭窝在被窝里看电视吧。”
乔乔扬眉:“三岁小孩儿不打雪仗,只看雪人儿。
哎,如果筱玥在就好了。
我们两个就能一起领着邵凌初和云朵儿出去打雪仗玩儿了。
邵凌初肯定会特别开心的。”
她说完单手支着下巴:“我怎么这么想念南城呢。”
“今天南城没有雪。”齐景焕给她盛了粥。
“而且云朵儿还小,筱玥也不会带她来北京陪你打雪仗。
今天中午看情况,如果雪停了,我陪你出去走走。”
“当真?”
齐景焕抬头揉了揉她的头:“好好吃饭。”
“是,齐团长。”乔乔倍儿开心的吃吃喝喝了起来。
她一直在期待中午齐团长回来陪她下楼去踩雪。
可是十一点半的时候,齐团长打来打电话,中午有任务,不能回来了。
她那份儿失望的心情,简直就不能用伤心来形容了。
十二点多的时候,门口有人敲门。
乔乔兴致缺缺的来开门,见是路小宝提着饭盒站在门口。
“嫂子,齐团长让我来给你送饭。”
乔乔给路小宝让开地方:“快进来吧小宝,外面特别冷吧。”
“可不是吗,嫂子你看,我的耳朵都快要冻下来了。”
“这么冷的天儿,也不知道你们齐团长瞎忙什么呢。
他指定是不想陪我去踩雪所以才不回来的。”
“哎哟,可不是,嫂子,我们队长是带兵拉练去了。
正好赶上下雪天,去做防冻训练去了。”
乔乔蹙眉:“还有这种训练啊?”
“我们部队反正是有,不知道别的部队怎么训练的。
其实就是去马路边帮忙铲雪了。”
乔乔扬眉:“那是做好事儿呀。”
“是啊,一会儿看着您吃完饭,我也去。”
“啊?看我吃完?”
乔乔愣了一下。
“是啊,我们齐团长怕你不好好吃饭。
说让我在这里等你吃完之后,拿着空碗回食堂。”
乔乔脸一黑,她是三岁孩子吗,吃个饭还要人看着。
“小宝,没事儿,你先回去吧。”
“不行啊嫂子,这是任务,任务我得完成。”
路小宝很坚持的站在一旁。
乔乔指了指对面的凳子:“那你坐下跟我一起吃吧。”
“不了嫂子,我吃过了,我看您吃就行。”
“你站着我坐着,我觉得特别扭。
我不是军人,所以你也不用跟我这么客气,快坐吧。”
“那…好吧。”路小宝在乔乔对面坐下。
乔乔开吃,可是总觉得有些尴尬,索性就自己找个话题。
“小宝,你们在部队里都怎么议论你们齐团长的呀?”
“啊?”路小宝有些为难:“嫂子,这个…我还是不说了吧。”
“说吗,我特别的好奇呢。”
路小宝想了想道:“我们团长他这人特好,这是部队里都公认的了。
他体谅下属,也愿意跟我们一起吃苦。
我听说他家很有钱呢,现在有钱人家的富二代可都不像他这样了。
而且他长的帅,部队里从来就不缺身材好的。
但像我们队长这种,又帅身材又好的却是比较少见的。”
乔乔扬眉:“你看,把我当外人了吧,他只有优点没缺点啊?
放心,我不会告诉你们团长的。”
路小宝嘿嘿一笑:“有,这世上哪有人没有缺点啊。
我们队长就是太严肃了。
每天都板着脸,搞的我们大家都有些害怕他呢。”
乔乔点头笑道:“恩,这才是句正儿八经的实话呢。”
人好帅气太严肃,这是他的兵对他的评价。
可是在乔乔看来,他可不是这样儿的呢。
“不过嫂子,其实自从跟你结婚后,我们队长也变了不少呢。”
“是吗?”乔乔好奇:“哪个方面变了?”
“我们队长从前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分的很清的。
他工作的时候对我们特别严厉,即便是训练中间休息的时候,他也总是不苟言笑的。
可跟你结婚后他开始像是人而不是领导了。
我记得他有一次他还问我们呢,谁会下动物棋。
我们也不知道队长说的到底是什么。
后来队长说,就是一象二狮三虎四豹五狼六狗七猫八鼠那种。
之后他还让会下棋的战士教他呢。”
乔乔惊讶了一下,是吗?他还学这个了吗?
她唇角浅浅勾出一丝笑意。
她只跟他提过一次,没想到他竟然上了心呢。
乔乔的胃口瞬间好了不少。
路小宝带来的饭菜她都吃光了。
之后,路小宝完成任务离开。
半个多小时后,乔乔接到了齐景焕打来的电话。
“路小宝说你把饭都吃完了,今天怎么这么乖?”
乔乔抿唇一笑:“小宝怎么也算是个帅哥。
守着这样的小鲜肉不是好下饭吗。”
齐景焕脸一黑:“乔乔,你想死吗。”
乔乔哈哈一笑:“哎呀逗你的。
齐团长,你怎么这么爱生气啊。
我是饿了,所以吃的就多吗。”
齐景焕在电话那头扬了扬唇:“你最近几天好像不那么嫌饭了。”
“恩,最近几天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好了很多呢。
我听小宝说你带着你的兵在做好事儿呢。
你继续做好事儿吧,我要睡午觉了。”
“你不是想出去踩雪吗?”
“我是想踩雪,可是你不也没有时间吗。
算了吧,外面那么滑,我一个人怕摔。”
齐景焕扬唇,这么懂事儿,他都有些不习惯了。
“那好吧,你乖乖休息,晚上我给你带好吃的。”
“可以带炸鸡吗?”
齐景焕脸色一变:“就知道你一定会拐着弯儿的气我。
算了,刚刚说要给你带好吃的那句话我取消。”
“齐团长,你怎么这样儿啊。
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
哪有说往会收就往回收的呢。
你这样也太不厚道了啊。”
“睡你的觉吧。”齐景焕挂了电话,摇头一笑回去继续跟大家一起并肩铲雪。
乔乔才没有睡意呢。
她找来硬纸壳,自己亲自动手画了一副动物棋牌。
等晚上齐景焕回来,她一定跟他好好切磋切磋。
做好了棋牌都已经三点多了。
乔乔窝在被窝里睡了一会儿。
也不过就十几分钟,门铃响了。
乔乔下床披上外套去开门。
见是廖诗带着烤好的蛋糕来找她,她笑道:“廖姐,这是你自己烤的啊。”
“是啊,下大雪,也没地玩儿去,所以我就自己烤了点蛋糕。
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我还特地放了一点蜂蜜,我吃着味道正好,不知道你口味怎么样。”
乔乔拿起一块尝了尝:“哇,比卖的可好吃多了。
廖姐,你这手艺不错呀。”
两人一起进屋,乔乔笑道:“你这都达到可销售标准了。”
“嗨,这就是有了孩子以后,孩子喜欢吃,自己琢磨的。
我跟你说,只要孩子说一句喜欢。
一个妈妈可以有无数的潜力都被激发出来。
以前我也不会做,可是买来的蛋糕不是都怕有添加剂吗。
时间久了,我就喜欢自己研究。
网上都有配方,学着学着也就有了技术了。”
“网上有配方?回头你告诉告诉我,我也看看学学呗。”
“我给你一个网站,我一直跟着tinrry学。
你从度娘里找‘tinrry’下午茶,有视频教学。
我看过的视频中,她教的是最详尽的,比较容易学。”
乔乔点头:“行,我记下了,回头我看看。”
“你们家开空调了吧,这么暖和。”
“恩,我觉得冷的受不了。
南方这时候还没有这么冷,所以这么冷的冬天,我真心的受不了呢。”
乔乔叹气:“你说齐团这不是整我吗。
这么冷的冬天把我带到了北京。
接下来的几个月我可怎么熬啊。”
“嗨,再忍忍,用不了几天就能供暖了。
今年这天气是受冷空气影响了。
往年这个时候还没有这么冷呢。”
廖诗正说着手机响了,她掏出手机接电话,也没有避人。
“喂,林惠呀,有事儿吗?
我呀,我现在在齐团长家呢。
行,那有时间聊吧。”
挂了电话,廖诗将手机塞进了口袋里。
她嘟囔道:“最近这林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老是给我打电话。”
“你们很熟吧。”乔乔扬眉。
“怎么会呢,之前我们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6.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