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总裁大叔住隔壁-第9部分

你吧。”
她没有说话,只是低垂着脸摇头离开了。
云子安离开后,陈大钊进了书房。
他站在书房门口看着邵云霆走到落地窗前。
犹豫了一会儿他问道:“总裁。”
“大钊,你觉得我对云子安做的事儿过分吗?”
“这…”
“没关系,直说吧。”
“总裁,如果新闻这事儿是云小姐故意所为。
那你这样做的确是不过分。
可如果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那你这样做的话似乎就真的有些…过分了。”
“你觉得云子安很委屈?”
“其实总裁应该很清楚,云小姐并不是一个坏人。
她为人一直都很和善。
一点也没有豪门千金身上的坏习气。
从前我们都觉得,如果总裁能够跟云小姐在一起的话。
倒也不失为一桩天作之合的姻缘。
只是没想到,中间怎么就出了这么一档子的事儿呢。
看来真的是人人都有被鬼迷心窍的时候呢。”
邵云霆视线幽深的看向窗外。
谁说不是呢。
他也没有想过这辈子竟然还会跟别的女人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的这么欢乐。
相比云子安的恬静和淡然。
凌筱玥给他的感觉让他更舒适。
与云子安在一起,他总能感觉到她有些隐忍和压抑。
她有着不符合她年龄的成熟和懂事儿。
这也是他当时答应爷爷娶她的主要原因。
可是当凌筱玥出现后,他才知道,原来云子安从来就不是他的那个鬼迷心窍。
邵云霆扬了扬眉甩头:“算了,不想这些烦心事儿。
走,去我妈的画廊。”
陈大钊往后退开一步让邵云霆先行,他随后跟上。
邵云霆来到画廊后直接找到孟蝶。
孟蝶正在跟客人聊天,见到自己儿子,她眉飞色舞的从客人身边离开走了过来。
“哎哟儿子,百年难遇呀。
怎么想起来我这里看我了?”
邵云霆环视一圈儿笑了笑:“妈,没事儿我就不能来感染一下您这艺术家的气质了?”
孟蝶伸手挽住了邵云霆的手臂:“儿子,你这是在嘲笑妈妈呢。
还是在奉承妈妈?
如果是前者,我就当没听到了。
可如果是后者…妈妈今天中午就决定请你吃饭。”
“当然是后者。”邵云霆抿唇。
“不过妈,你现在不是艺术家吗。
艺术家就该有艺术家的样子。
以后动手打人这种事儿,你还是不要做的好。
太伤害你的形象了不是。”
孟蝶脸色一僵:“凌筱玥跟你告状了?”
“你卧底工作做的多好呀。
她都不知道你是我妈,怎么跟我告状。”
“那你怎么知道我打了她?”
“那女人太傻,我怕她受人欺负。
所以给她安排了一个24小时贴身保镖。”
“你给她安排保镖?”孟蝶脸上带着几分恼火。
她一把将邵云霆的手甩开。
“邵云霆,你真跟那个乡巴佬式的女人动了真格的?”
“说动真格的这种话有些夸张了。
但她现在毕竟是我身边唯一一个女人。
妈,如果你不想总是让我更加关注她的话。
最好不要总是动这些歪脑筋。
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保护***很强。
你越是欺负她,我就越想要保护她。
本来如果你不多事儿,我们现在或许已经分手了。
可因为你们的参与,我现在只想要守着她。
我这个人就这样,倔骨头,你懂的。”
“你说真的?
你没有骗妈妈吧。
如果妈妈不管,你玩玩儿就算了是吗?”
邵云霆扬眉没有做声。
孟蝶连连点头:“好好好儿子。
你放心,如果你只是玩玩儿,那我绝对不会再乱插手。
但你可不要让妈妈失望。
你知道的,妈妈因为你爸爸伤心了半辈子。
如果你再这样,妈妈可能就没法儿活了。”
邵云霆双手捧着孟蝶的脸,“好了好了。
别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
你这样的话,艺术家的气质都挥发了啊。
你还是做文艺女中年的感觉比较好。”
“去你的臭小子,学会伺你妈玩儿了是吧。”
邵云霆笑了笑掏出支票夹撕了一张支票递给孟蝶。
“恩?儿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孝顺你妈?
一千万,呵,这点小钱儿你妈还有,你拿回去吧。”
邵云霆拉起孟蝶的手将支票塞进了她手心。
“这是你丢的那幅画的画钱。
以后不要再找凌筱玥的茬儿了。
这画就当做我买下了。
如果将来你把画找到了,就派人送我别墅去。
如果就是找不到呢,那就当我做慈善了。
你把这钱捐慈善机构吧。”
邵云霆说着在孟蝶额头上使劲儿亲了一口。
“行了妈,我去公司了,你忙吧。”
邵云霆就这么潇洒的转身离开了。
孟蝶手里捏着这张支票有些哭笑不得。
这小子,感情是来将她一军的。
这是在间接的嫌她打了那个女人呀。
孟蝶盯着支票蹙眉。
他说没有对那个乡巴佬动心,真的吗?
她怎么这么怀疑呢?
从前他可是从来没有为一个女人出过头呢。
凌筱玥,这么个土不拉几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
她真是想不明白了。
凌筱玥穿着一身prada的职业套装进入公司的时候。
回头率超级高的。
当然啦,她倒不是嫌弃别人看她。
她自己都觉得今天早上的自己美美的,更何况别人呢。
可她的确是觉得自己这样怪不好意思的。
她鲜少成为众人的焦
这会儿真的是浑身上下哪儿都觉得不得劲儿。
进了办公室,本来以为自己终于逃过一个个火眼金睛的洗礼了。
可没想到一向爱热闹的韩春组长又开始了。
“哇塞,哪儿来的大美人儿呀。
大家快过来围观一下。”
旁边猪哥吹个口哨:“哇哦,美人儿,有约了没?”
青姐笑道:“怎么着朱庆生,要是筱玥儿没约,你还打算约一下?”
朱庆生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青姐,你看我行吗?
我这怎么着应该也算是人到中年一枝花吧?”
刘一鸣鄙视一笑:“猪哥,你这中年人还打不打算让我们这些小青年好好的愉快的玩耍了?”
朱庆生差点喷口水了。
“我就比你大六岁,怎么你是小青年,我就是中年人了呢。
照你这么说,咱们组长是老年人了呗?”
“那是你说的。”刘一鸣哈哈大笑。
韩春白了两人一眼:“你俩都给我滚犊子。
我这才是真正的人生刚开始,一朵花的年纪呢。
不懂别瞎比比。”
鲍小楠躲在桌上偷笑。
秦安泰侧头看着凌筱玥道:“你这是底子好,穿什么都好看。”
鲍小楠扬眉看了看凌筱玥的这一身。
“筱玥儿,这是普拉达的吧。
你这是真品还是高仿啊。
这要是真品,怎么也得过万了吧。”
凌筱玥挠头笑了笑:“我哪儿能穿得起真品啊。
这是淘宝上买的高仿的。
我买了好多呢,便宜。”
“哇塞,那仿的实在是太好了。
老远一看跟真的没区别呢。”
凌筱玥蹙眉:“你见过真的啊?”
“我姐喜欢这个牌子喜欢的不得了。
我偶尔会陪她一起去逛逛。
不过也就是只敢看,不敢买而已。”
凌筱玥拍了拍她的肩膀:“干活啦干活啦,改天再研究衣服。”
她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心里微微的松了口气。
她还是更喜欢穿她的休闲小风衣。
今天下了班后,她一定要回家去才行。
中午吃饭的时候,她给乔乔打了电话。
本来是想跟乔乔一起出去吃饭的。
可是去做电梯的时候,她正好遇上了要下楼的邵锦清。
她紧张的抿唇鞠躬:“邵总。”
邵锦清浅浅的笑了笑:“我听我二叔说,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很随意。
既然如此,你在我面前也不用这么客气的。”
“你二叔?”凌筱玥反应了一下,这才绕了过来。
“啊…邵总,你也是邵云霆的侄子?”
“是啊,你不知道?”
凌筱玥点头:“我知道锦誉是邵云霆的侄子。
也知道锦誉有个哥哥。
但我没有想到您就是锦誉的哥哥呢。”
“我常听锦誉提起你。
他对你的印象非常好。
那小子为人疯癫,难得交到个朋友。
你可能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中的一个。”
凌筱玥呵呵笑了笑:“可能…算是吧。
我跟锦誉可是正儿八经的冤家变成了朋友呢。”
邵锦清点头:“听说过。
你现在要去哪儿?”
“我要去吃饭。”
“正好,我就是要去跟我二叔一起吃饭的。
你也跟我一块儿吧。”
“啊?不用了,我有约了。”凌筱玥连连摆手。
邵锦清的声音很轻柔,可口气却不容置疑:“那推掉吧。”
凌筱玥嘟了嘟嘴,心里各种腹诽。
这家人怎么都靠着脸蛋儿长的好看就这么拽呢。
难道这毛病是遗传?
“邵总,我有个问题可以问吗?”
“当然。”
“我看锦誉跟邵云霆的关系不太好。
可为什么你却跟邵云霆的关系很融洽呢。
是因为邵云霆偏心眼儿吗?”
邵锦清扬眉:“我父亲临终前说过。
让我们好好的跟着二叔学习。
一定要配合二叔将春华集团发扬光大。
从小,我就知道我自己身上背负着很重的使命感。
所以,我跟二叔就走的近一些。
至于锦誉…呵呵,他从小就是个杠子头。
何难对付的。
他那人就那样儿,臭毛病一身。
你可以不用搭理他的。”
凌筱玥连连点了点头。
这家三个男人真是各有特色。
邵云霆是典型的高逼格的耍帅种。
邵锦清是个很随和温暖的货。
邵锦誉是个玩世不恭的太子哥。
他们身上唯一的共同之处就是都爱命令人了。
因为电梯里信号不好。
凌筱玥下了电梯后才给乔乔打了个电话。
“乔,我今天中午又要放你鸽子了。”
“哎呀,你什么意思啊。
这都多少次了。
我发现全公司就你跟赵涵最忙了。
他忙着加班,你就忙着放我鸽子。
我…生气了。”
“哎呀,中国好闺蜜,别这样吗。
我是真有事儿,不过我向你保证,今晚我一定陪你吃饭行不行?”
“你拿什么保证。”
“我的人格呀。”凌筱玥对着手机一个劲儿的赔笑。
“你的人格早就不值钱了好不啦。
不过,我这人就是这么善良。
我再最后相信你一次。
你要是今晚再放我鸽子。
我告诉你凌筱玥,我以后就去你家住了。
我吃到你哭为止。”
“行行行,遵命还不行吗。”
挂了电话,凌筱玥吐舌笑了笑。
这动作刚好被邵锦清给看到。
她尴尬的咧了咧嘴:“我朋友是个事儿精。”
“你们聊天的时候很有意思。”
“啊?”
不就是正常的人类沟通交流吗。
有什么意思?
难道他的意思是她被人骂很有意思?
“我就从未跟朋友这样聊过天。
看着你们聊天的时候才觉得这个世界其实还是很阳光的。”
言下之意,他生活的世界很阴暗。
凌筱玥努嘴仰头看了看天。
有钱人的世界她不懂啊。
跟邵锦清一起来到餐厅,两人才刚坐下不到十分钟邵云霆就来了。
见到邵云霆,邵锦清规规矩矩的站起身:“二叔。”
邵云霆看到凌筱玥扬眉惊讶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我们邵总邀请我,我是盛情难却呀。”
邵云霆难得的撇嘴一笑在她身边坐下。
邵锦清看了两人一眼招来服务生。
邵云霆将菜单扔给她:“想吃什么,随便点吧。”
“我想吃螃蟹。”
邵云霆转头瞪她:“螃蟹不行。”
“那你还让我随便”
“螃蟹是寒性的,对身体不好。”邵云霆瞪眼:“重新”
凌筱玥撇嘴继续看菜单。
这菜单上怎么都不标价的啊。
她万一点了好贵的呢?
“有炒芦荟诶,我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个呢。
要不…”
“芦荟你也不能吃,容易引起腹痛。”
凌筱玥无语,芦荟不是药材的一种吗?
这个邵云霆,他好好的做他的总裁吗。
怎么懂的这么多。
他是把百科全书都背下来了还是怎么着?
“那你点,你点总行了吧。”
凌筱玥把菜单扔到邵云霆面前。
邵锦清扬眉,见邵云霆竟没有生气的拿起了菜单点菜。
他心里也惊了一下。
即便对子安,他也没有如此纵容过。
邵云霆给她点了一碗粥,点了一份板栗炖猪蹄,点了一份山鸡炖蘑菇。
总之,全都是些腻腻歪歪的菜。
凌筱玥心下郁闷,不过想着自己是来沾光的。
那就忍辱负重的随便吃一下好了吗。
吃饭的时候,邵云霆和邵锦清一直在研究工作的事情。
凌筱玥专注于吃。
她最近胃口好的不得了。
总觉得一个人可以吃下四人份的食物呢。
吃到一半的时候,邵云霆还给她添了两杯玉米汁。
这些动作全都被邵锦清看在眼里。
他忽然觉得凌筱玥这个女人不简单。
不是所有人都能被邵云霆这样在意着照顾的。
“筱玥的饭量真是不小啊,而且还很不挑食。”
“我…”凌筱玥刚要说她怀孕了。
就只听邵云霆打断她:“这样的女人好养活。”
凌筱玥转头白了他一眼:“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啊。
皇帝病上身,难伺候的要命。”
“凌筱玥,我发现你最近脾气见长啊。”
“谁说的,我就从昨天才开始长的。”
提起昨天,邵云霆瞥了他一眼看向邵锦清。
“月底邵氏集团的庆功宴,你也去。
看看春华集团有多少骨干分子一起都带过去参加吧。”
“知道了二叔。
还有关于海外研发部门的设立一事,不知道你考虑好了没有呢。”
邵云霆优雅的吃了两口菜:“如果你真想在海外添加分部我是不反对的。
但你首先要看一下春华集团的财政支出情况。
海外分部的设立,做好了可以给春华集团带来意想不到的收益。
但如果做不好,有可能就会拖垮你。”
“我安排了几个心腹去美国。
我想,如果顺利的话,年底应该可以做出些成绩。”
“心腹?”邵云霆冷笑一声:“这个年头还有心腹这个词的存在吗?”
邵锦清蹙眉,二叔这话难道是意有所指。
邵云霆双手一摊:“如果你觉得可以就尝试一下吧。
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太相信别人。
当年的你父亲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他本身也不算是完全没有能力的人。
最后还不是被那些累赘的感情给拖累了?
不要觉得朋友就不会出卖你。
往往…越是所谓的亲人和朋友就越容易拖你后腿。”
邵锦清眉心轻轻抖了一下。
果然,二叔是意有所指没错。
“好,我知道了,二叔。
那美国分部的事情我会考虑取消的。”
“我也不是一定要让你取消。
如果你觉得自己对那片市场很有把握。
那你可以成立一个小的团队先去试试水。”
凌筱玥吃了个大饱,见两人一直在研究工作的事情。
她起身道:“我吃好了。
你们慢慢聊。”
邵云霆侧目看她:“你干嘛去?”
“我去洗手间。”凌筱玥努嘴,转身问服务员洗手间在哪儿。
洗手间出来后她本来要回邵云霆身边的。
可她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虽然只是背影,凌筱玥也还是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那不是赵涵吗。
凌筱玥没有上前,而是稍微躲了躲。
不是因为怕被看到。
而是因为赵涵身边坐着一个妙龄女郎。
他在亲昵的喂那个女的吃东西。
那女的满脸笑意的看着他。
两人神情之间流露的…分明是暧昧啊。
她心下有些疑惑,这是什么情况。
刚刚乔乔不是说赵涵加班吗?
这是加的什么班?
凌筱玥咬唇,看着现在的赵涵,她忽然就想到了凌汉韬。
她暗暗的握拳,赵涵,你最好不是劈腿。
回到自己所在的桌位,她转头往赵涵的方向看了看。
还好这餐厅够大。
再回来的时候,邵云霆和邵锦清都在安静的吃饭。
两人的工作似乎谈完了。
凌筱玥本来还想继续吃两口的。
可这会儿…没心情了。
见一向话多的人忽然就沉默了。
邵云霆转头问她:“哪里不舒服吗?”
凌筱玥摇头:“没有。”
“那怎么脸色这么不好。”
“有吗?”
“有,苦瓜脸。”
邵锦清也抬眼看了凌筱玥一眼,他也没有看出来。
二叔的眼神可真是犀利。
凌筱玥翻了翻白眼:“邵总,你吃好了吗?
我们什么时候回公司啊。”
“如果你也吃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可以走了。”
“那就走吧。”凌筱玥站起身对着邵云霆摆了个鬼脸往门口走去。
邵云霆无语的笑了笑,这眼神没有被邵锦清错过。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魔力。
让邵云霆和邵锦誉都着了迷?
“那二叔,我先走了。”
邵云霆点了点头,邵锦清快步往门口走去。
凌筱玥经过门口的时候,还特地稍微躲了几分。
见正在用餐的赵涵没有看到自己。
她快步跑了几步。
那边邵云霆也随后跟了出来。
见凌筱玥在跑,他眼神间带着抹不悦。
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上了邵锦清的车,凌筱玥这才松了口气。
回公司的路上,邵锦清见凌筱玥有些唉声叹气的。
他忍不住问道:“刚刚来的时候还挺好的,怎么回去的时候倒像是有心事了呢?”
“邵总,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邵锦清随和的点了点头:“当然,你问吧。”
“男人是不是都爱偷腥?”
邵锦清抿唇笑了,转头看她:“你为什么会有这种问题?
难道你是在为我二叔昨天曝光的事情烦恼?”
“我倒没有问他的事情烦恼。
因为在他那里,我才是后来者。
说不定云小姐觉得我才是邵云霆偷来的腥呢。
我刚刚看到了我好闺蜜的男朋友在跟一个长的很漂亮的陌生女孩儿吃饭。
我不确定他是不是背叛了我闺蜜出去偷腥了。”
“在哪里?刚刚那家餐厅?”
凌筱玥点头。
“呵,你那个好闺蜜的男朋友很有钱?”
“那倒不是。”
“他们的动作很暧昧?”
“男孩在给那个女的喂食。”
“那他的确是偷腥了。”
“啊?邵总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啊。”凌筱玥吃惊的看向邵锦清。
她只是怀疑而已,可邵锦清说的却这样笃定。
“你知道刚刚那个餐厅的来历吗?”
凌筱玥摇头。
“那是南城五少之首穆北琛旗下的西餐厅。
一顿饭至少要花掉你三个月的工资。
如果家庭条件一般的人去那里显然是消费不起的。
你那个闺蜜的男朋友十有八.九是找到了有钱的新女友。”
凌筱玥抬手狠狠的砸到了车前:“该死的赵涵,混蛋。”
“凌小姐,我能也问你一个问题吗?”
凌筱玥侧头看邵锦清:“当然,你问吧。”
“你小时候是不是经常梳着两个不太对称的辫子,胖嘟嘟的,小名叫玥玥?”
凌筱玥吃惊的不得了,玥玥这个小名在她十二岁之后就没有人叫过了。
“邵总,你怎么会知道的?”
第79章 你…你就是那个大哥哥?
? 邵锦清忽的就摇头笑了起来。
“怪不得。”
“邵总,您在笑什么啊。
怪不得是什么意思呀。
你怎么知道我小时候胖胖的,大家都叫我玥玥呢?副”
“既然会这样问,那就证明我一定是见过你的。”
“邵总见过我小时候的我?晨”
邵锦清点了点头,他看着她脖子上的项链抿唇。
怪不得二叔对她这么好。
原来如此。
他总算是找到原因了。
“你对我就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吗?
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在桂花树下哭鼻子,有个大哥哥去帮你捡桂花的事情吗?”
凌筱玥惊住了:“你…你就是那个大哥哥?”
邵锦清扬眉,暖暖的点了点头:“对,看来你记得。”
她有些激动的半个身子面向邵锦清。
“我记得啊,我当然记得。
那时你送给了我好多礼物。
那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收到那么多的礼物。
有一个玩具熊我给它取名叫哥哥,它在我身边陪了我许多年呢。
只可惜啊nAd1(
我去上大学的时候,倩妈妈带着小朋友打扫卫生的时候看那熊太旧了。
所以给我丢掉了。
因为丢了太久的时间,我根本就找不回来了。”
“是吗,我都不知道这些呢。”
凌筱玥咬唇激动的道:“邵总,这么多年过去了。
我们都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
你是如何认出我的?
我压根没有想到你就是当年那个给人温暖的大哥哥呢。”
“感觉。”邵锦清说着看了一眼她脖子上的项链。
其实,是刚刚看到那根项链的时候,他恍然想起的。
他也只是尝试着问了问,没想到竟就真的猜中了。
“那你的感觉实在是好厉害哦。
我自己看照片都觉得小时候的我跟现在的我完全不一样呢。
小时候的我有很明显的婴儿肥,而且还特别的爱哭。
一天到晚脸上都挂着条泪痕和鼻涕。
我还记得那时候你好像是用衣袖给我擦鼻涕了呢。”
邵锦清抿唇笑,并未说话。
不过他很清楚,给她擦鼻涕的人不是他。
看来二叔还没有告诉她关于过去的故事nAd2(
不然她现在应该不至于这样激动。
“邵总,你还记得吗。
你第二次来孤儿院的时候帮我收集桂花。
那时候倩妈妈酿了桂花酒。
我跟倩妈妈要了一瓶。
你知道吗,那桂花酒我一直收藏到现在都没有舍得喝哦。
我一直都想着有朝一日送给你呢。”
“是吗?”
邵锦清扬眉,年轻时候的二叔竟还会做过这些事情?
真是令他诧异呢。
“恩,是啊。
可我并不知道你住哪里,所以一直没能送出去。
我只是听倩妈妈说。
来孤儿院做义工的这些大哥哥姐姐全都是邵氏集团的员工子女。
所以,在我心里一直都很感恩于邵氏集团呢。”
邵锦清点了点头:“你们虽然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可是你们身上的品格都很好。
那个孤儿院的院长我也有些印象。
很和蔼,脾气很温和。
想来你们应该没有受过什么委屈nAd3(”
“恩,倩妈妈人很好。
直到现在,她也是我们这些孤儿眼中的圣母。
她给了我们常人所无法想象的温暖。
在我们心里她就是母亲。
而且,倩妈妈为了让我们受到很好的教育。
从前就制定了一系列的规章制度。
比如说,大孩子要带小孩子一起成长。
养育的事情倩妈妈来做。
但是教导的事情就交给我们的哥哥姐姐做。
我特别庆幸,带大我的哥哥是个天使。”
“看来,你的童年过的并不孤单。”
凌筱玥点头:“恩,不孤单。”
“改天有时间把带大你的哥哥带出来一起吃个饭吧。
能够把你教育的这么好。
他功劳很大。
我帮你犒劳一下他。”
凌筱玥蹙眉,神情忽然就黯淡了几分。
“怎么了?”邵锦清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凌筱玥忽的就有些哀伤了起来。
“带大
tang我的哥哥因为太善良。
已经被神召唤走了。
他…永远的离开我了。”
邵锦清眉心微微蹙了起来,转头担忧的看了她一眼。
“对不起,我好像提到了你的伤心事。”
凌筱玥抿唇,笑容有些牵强。
“没什么好道歉的。
臣哥哥离开我是事实。”
“改天,我跟你一起去祭奠他吧。”
“真的?”
邵锦清点头:“你跟我也算是有缘。
小时候我照顾过你。
长大了,你又刚好在我的公司里工作。
这样的缘分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
凌筱玥使劲儿点头:“那我们说定了哦。”
邵锦清抿唇浅浅的笑了笑。
回到公司,凌筱玥不肯跟邵锦清一起上楼。
她四下环顾见没有人,这才对邵锦清道:“邵总,我先上去,咱们分开走。”
“没关系的。”
凌筱玥摇头:“不行不行,我不能让你被人说闲话。”
她说完已经推开门往地下车库的电梯旁跑去了。
邵锦清看到她鬼鬼祟祟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其实真的不至于的。
凌筱玥这一下午心情有些复杂。
一方面,她有些小窃喜。
因为她找到了少时心中的偶像。
另一方面,她又很担心乔乔。
因为她知道被人劈腿后的痛苦,她不想让乔乔也经历一次。
下午还没下班,邵云霆就给她打来了电话。
他说要来接她下班回家。
可她却很拽的拒绝了。
“我今晚已经有约了。”
“怎么,又要跟邵锦誉一起出去。”
凌筱玥撇嘴:“你想太多了,我要跟我闺蜜一起去吃饭。”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闺蜜?”
“这年头,哪个女人没个闺蜜什么的啊。
再说了,我有闺蜜干嘛要让你知道?
你有一个差点订婚的前女友的事儿不是也没有告诉我吗?”
电话那头邵云霆的脸有些黑。
女人都像她这样爱翻旧账吗?
“你今天在路上有没有告诉邵锦清你怀孕的事情?”
凌筱玥想了想摇头:“没。”
“恩,”邵云霆应了一声:“不要说。”
“为什么?难道这孩子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凌筱玥急了,邵云霆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用着急,我这是为你好。
如果你不想让我妈每天追着你烦你的话,你最好不要说。
邵锦清知道了,离我妈知道也就不远了。”
“啊?”凌筱玥蹙眉:“你妈她…很厉害啊?”
“对,很不近人情。”邵云霆想了想,他没说错。
凌筱玥不禁打了个冷颤,脑子里忽然就想到了画廊里那个夫人的脸。
那应该就算是不近人情的典范吧?
“我知道了。”
“你今晚如果真的是跟闺蜜去吃饭。
我就不去接你了。
不过记住了,不要吃那些路边的垃圾食品。
我不是给过你卡吗。
去吃一些好一点的有营养的东西。
这也算是你这个做妈妈的对孩子负责任了。”
凌筱玥心里暖了一下:“好。”
挂断电话,她才反应过来。
什么叫她如果真的是跟闺蜜去吃饭?
她明明就是去跟闺蜜吃饭的好不啦。
这有什么好值得怀疑的呢?
这男人不会是典型的疑心重的类型吧?
凌筱玥吐舌,回到办公室。
下班时间一到,她就给乔乔打了电话。
乔乔说还要加班半小时,让她去楼下找她。
左右自己也没什么事儿,凌筱玥关了电脑就下楼了。
走到财务室茶水间门口的时候,正好遇上了从办公室走出来的雷佳音。
看到今天有些不一样的凌筱玥。
雷佳音脚步顿了两下,这才冷冷的笑了两声。
“哟,这去了路上的大忙人怎么又回来了?”
凌筱玥努嘴扬眉:“楼上哪有忙,工作很轻松的。”
雷佳音脸色冷了一些,她上下打量凌筱玥。
“呵,几天不见倒是变虚伪了吗。
也学会买高仿的名牌来穿了。
切,本来还以为你单纯。
现在看来,你也不过如此吗。”
凌筱玥冷笑一声:“高仿啊?”
她慢慢走到雷佳音身侧:“雷组长,你太不识货了。
我身上的衣服从上到下件件真品。”
雷佳音转头看她:“你会有钱买真品?你在讲笑话吗?”
“我是没有什么钱,不过我男朋友有啊。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啊。
找个男朋友还是个孤儿。
见人家身上没有什么利可图就把人家给踹掉了。
这素质,啧啧…”
雷佳音握拳回头瞪她:“你说什么?”
“哟,雷组长,你总不会恼羞成怒的打人吧?
我可跟你说,这里都有监控录像的。
我虽然不会还手,但我会报警。
从前我是没有什么能力对付你啦。
不过现在…我男朋友可不会白白让我受了委屈呢。”
雷佳音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的确不敢贸然动手。
好半响后,凌筱玥抱怀扬眉一笑:“既然雷组长不打。
那我可就进去了。
我可没有时间在这里陪着雷组长干耗。”
凌筱玥转身进了财务室。
她脸上的笑容也敛去。
她其实知道,上次凌汉韬会那样对他,一定不是他自己的注意。
凌汉韬即便胆子再大,也不可能会想要杀她。
这样恶毒的主意只有雷佳音能想的到。
她讨厌这个女人,可她不会伤害她。
因为她知道,坏人终究不会有好报的。
“哇…筱玥儿?”
她一进门乔乔就看到了她。
看着忽然换装的凌筱玥,乔乔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
“你这…什么情况啊。
这衣服,好洋气啊。
不像是你的风格呢。”
乔乔放下手头的工作走了过来。
她围着凌筱玥转了一圈儿:“这才像是个美人儿的样子吗。”
凌筱玥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买的高仿的。
你别咋呼,被人看出来了。
快去忙你的,我去茶水间等你。”
乔乔对她挤眼,回身忙去了。
凌筱玥去了茶水间喝了不过一杯水的功夫乔乔就出来了。
“玥儿,走吧。”
“这么快啊。”
“你一来我瞬间就觉得动力十足了。
这一阵笔下生风,没多会儿就把活儿干完了。”
凌筱玥无语:“咱俩吃什么去呀。”
“撸串儿去呗?”
“行啊…厄…不行,今晚不撸串儿了。
我请你去吃点好的。”
邵云霆说了,不要吃垃圾食品就是对孩子最好的负责。
她得做个合格的妈妈才行。
“真的假的?你要请我吃好的?你?”
“不行啊,看你这一连串疑问句使的。
我真是完全没兴趣了。”
“别别别呀,我改。
筱玥儿,我太高兴了,你,没错,就是你要请我吃好的。
咱们吃什么去呀?”
凌筱玥得瑟的扬了扬眉想了想:“咱们去东北家人吃东北菜去吧。”
“哇塞,你发奖金了?
东北家人的才多贵呀。”
“没事儿,健康卫生为上。”
两人是打车去的东北家人。
知道凌筱玥要请客,乔乔便很痛快的付了打车费。
进店后,凌筱玥让乔乔点了两个菜,自己点了一个菜。
等菜的时候,她装作不经意的问道:“你家赵涵不来吃饭吗?”
“他?最近估计忙死了。”
“什么情况呀,也没听说过公司最近有什么大项目呀。
他忙什么呢?
都不好好陪我们的乔大美人儿吃饭了。”
乔乔郁闷的叹了口气:“哎,谁知道呢。
你看,我可怜吧。
有男朋友都不能好好的蹂躏。”
“噗。”凌筱玥一口水完全吐了出来。
“你这什么思想啊。”
她郁闷的抚了抚额头,这个死乔乔。
怎么就每个正经的时候呢。
“你多久没跟你家赵涵约会了啊,这么大的怨念。”
乔乔伸手扒拉了一下手指头:“四天了。
我进公司全都是为了他。
可他倒好,又不敢让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又天天忙着加班。
我都怀疑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噗。”凌筱玥有一口水喷了出
来。
差点喷到乔乔脸上。
“凌筱玥,你要恶心死人啊。”
凌筱玥擦了擦嘴:“抱歉抱歉。
我是被你的黛玉气质给吓的。”
“你这是在嘲笑我怨妇啊?
我跟你说,我家赵涵最近真的有些怪怪的呢。”
“啊?怎么个怪法?”
“怎么说呢…恩…就是有些…对我更好了。”
“这叫什么怪啊。”
“你没听说啊。
如果你的男朋友或老公突然间一改常态的对你好的不得了。
只有两种原因。
要么,就是他良心发现了。
要么,就是他移情别恋了。
我家涵涵虽然一直都对我挺好的。
可最近这段时间,他要么不见我,只要见我一定会给我买礼物。”
凌筱玥嫌弃的翻白眼撇了乔乔一眼。
“你是故意说这种话,为了虐单身狗的吗?”
“我呸,我说的是掏心掏肺的大实话好吧。
再说你不也不是单身狗了吗。”
“我这不是单身狗都被你虐的体无完肤了呢。”
乔乔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你到底什么时候把你那神秘的男朋友带来给我瞅瞅啊。”
“你着什么急啊,他不是忙吗。”
“我去。”乔乔扶额:“最近的男人流行忙是吗?”
这么一想,凌筱玥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可她嘴上是在笑,心里却在想,赵涵真的出轨了吗?
她真的觉得赵涵跟乔乔特别合适。
一直都觉得,学校的爱情很难成型。
但乔乔和赵涵却不一样。
这一对从刚开始的时候就给了她诸多的感动。
她怎么也没有想过赵涵会劈腿。
即便今天亲眼看到了,她也还是不够确定。
不过,邵锦清不是说了吗,他一定是劈腿了。
现在乔乔又觉得她怪怪的。
看来…这事儿是真的。
可是如果是真的,那乔乔怎么办?
她知道了的话一定会痛的体无完肤的吧。
这顿饭乔乔吃的很开心。
吃完饭凌筱玥结了帐后,她还开心的给她家赵涵打电话汇报情况。
只可惜,赵涵没接。
只是给她回了条短信:亲爱的,我在加班,回头打给你,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6.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